第1778章:送礼

小说:五行御天 作者:士兵乙 我要报错
  戚长征回想了一下,十日前他们刚刚离开祖界,洧茹离开兴许是打算追赶他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昨日……

  推算一下,以一位风雷道尊的速度,从中部区域西面往祖界去的话,大致也就是三四日时间,速度更快一些也能缩短一两日,若浮洧道尊连夜赶往祖界,时间能对得上,也就是说洧茹第二次离开祖界,很可能就是和她师尊见面。

  戚长征没有把自己推算结果告诉霹雳,毕竟只是自己推测未经证实,何况就算洧茹与她师尊见面也不能说明洧茹会背叛他,前车之鉴,洧茹若是没有主动坦诚,兴许直到如今戚长征也不知道浮洧道尊曾让洧茹伺机得到他的精血。

  回返祖界很平静,再没有遇到任何意外。

  事实上,近二十位道尊随行,也没有可能出现不开眼的存在。

  回到少帝宫,道尊们走的走,留的留,受罚的受罚……黄阁老阴沉着脸。

  留下来的是隶属少帝宫道尊仙将,其他道尊各自返回,受罚的是戾天劫与麟云子。

  祖界规矩向来森严,祖界少帝是在两位道尊的保护下被捉,他们必然遭到惩罚。

  倒是不重,封印百日。

  只是会很掉面子。

  封印在少帝宫山脚下,上山路径六千石阶左右各一位。

  少帝回宫动静不小,洧茹当然知道,她生闷气,还有点彷徨。

  生戚长征的气,不带她同行。戚长征传书要她去往精灵坛祖界驻地修炼她也没去,心情一直不好,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

  生霹雳的气,回来了没有第一时间来找她。

  彷徨是因为前几日师尊忽然到来,再次提及少帝精血的事,这回相当严厉。

  她喝了一整坛阴玉液也没等来霹雳,摔了酒坛子气呼呼的起身出门,走过一座座殿宇,来到山脚下,抬头吓了一跳。

  戾天劫与麟云子两位道尊一左一右站在那里。

  连忙施礼。

  两位道尊却是一动不动,连眼睛也未睁开。

  还在生闷气,也没多想,迈步上山。

  她是少帝随侍,拥有入宫权限,随时都能上山。

  走了几步,总是觉得古怪,悄悄回头瞄了一眼,嘀咕:“不会被封印了吧?”声音稍稍大了点,连忙快步走开,担心挨训。

  走完六千石阶便到了少帝宫前广场,入眼便是阴沉着脸的黄阁老,洧茹遥遥施了一礼,没敢靠近,转身往偏殿去。

  萘萘德熊道尊与丹阳布里四位仙将都守在偏殿前,可以确定戚长征在偏殿。

  她进入偏殿无需通报,直接推门进去就是,却没见到戚长征和霹雳,只有鸣风呆头呆脑的站在……

  “你在做什么?”此刻鸣风太古怪,站在一个丹炉内,脑袋探了出来,丹炉也古怪,用大红彩带绑着,正面还有一朵大红花,而鸣风手里还拿着丹炉顶盖,那模样要多傻有多傻。要不是还在生闷气,洧茹会笑出来。

  “我也不知道在做什么。”鸣风实话实说,他也有点懵,

  才回来戚长征便让霹雳带他过来,然后等到戚长征过来,带着娜妮和象魃阜去了后殿,霹雳偷偷摸摸拿了丹炉过来,要他钻到里边,把自己藏起来。

  鸣风心说要拿我炼丹吗?藏给谁看啊?莫名其妙嘛,但霹雳说是戚长征对他保护娜妮不利的惩罚,他只能照办。

  “霹雳……师兄呢?”

  “都在后面,也不知道在做什么。”鸣风也挺愁。

  正说着话,霹雳跑了过来,见到洧茹咧嘴笑,回头骂鸣风:“你个笨蛋搞什么东西,缩进去,不许露头。”说着话,把鸣风摁了进去,盖上丹炉顶盖,重新开启丹炉隔绝感知仙阵。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洧茹也好奇起来。

  霹雳憋着笑,拉了洧茹一把,被洧茹甩开,再拉,洧茹稍稍挣扎一下也由着他了。

  “带你看一场好戏。”霹雳拉着洧茹往后花园跑去。

qq红包群免费进群  此时在后花园内,戚长征和娜妮、象魃阜喝着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其实洧茹进入偏殿,戚长征就已经知道了,霹雳也是戚长征叫过去的,二人到来,戚长征招呼洧茹过来喝茶,然后也没和她说话,对娜妮说:“我说话算话,这一次你算是代我受过,我说过要送你一份大礼,现在就是兑现诺言的时候。”

  “师兄,是我境界不够遭人暗算,反而让你身处险境,我心里过意不去,哪里还能要你的礼物。”

  “啊!”洧茹在旁吃了一惊,这段时间她只顾生闷气了,除了两次离开祖界之外,其他时间她全都呆在殿内。

  第一次离开祖界确实是如戚长征猜测的那般追赶而去,但又哪里能追得上,怏怏不乐回了祖界。而第二次她师尊悄然前来,也只是再三强调要她伺机得到戚长征精血,至于其他事并未相告,也不可能相告。所以戚长征他们遇到的事她半点不知。

  “娜妮怎么了?遭了谁暗算?师兄身处险境是什么意思?”

  霹雳说:“这事说来话长,回头我慢慢告诉你。”

  洧茹噘了噘嘴,倒是不再开口追问。

  “关系到你十年内能否突破,你真能舍得放弃这份大礼?”戚长征喝了口茶,一本正经的道。

  “……不舍得,可我受之有愧。”娜妮虽然不是很相信戚长征送的“大礼”真能助她十年内突破,但至少也能缩短突破时间,她确实是舍不得,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若这份礼物是鸣风冒着生命危险准备的呢?只是经我的手送给你,你也不接受?”

  娜妮明显一愣,下意识左右看看,当然看不见鸣风,“他人呢?”

  “你就说你要不要。”

  “当然要,鸣风准备的我要。”

  “那行了,收了礼物你就能看见他。”

  几人来到正殿,娜妮见到那个系着一朵大红花的丹炉,“这是?”

  “礼物。”

  “仙丹?”

  “非同寻常的仙丹,只一炉便能助你十年内突破。”

  娜妮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是什么样的仙丹能

  助她十年内突破,绕着丹炉转了一圈,总是觉得有点古怪,想要掀开丹炉顶盖,戚长征制止道:“时辰未知,千万不能打开,否则功亏一篑。”

  娜妮吓了一跳,退开几步,“多谢师兄,礼物我收了,可鸣风呢?你不是说我收了礼物就能看见他吗?”

  戚长征说:“是这样,不过没有那么快,仙丹需要一定时间凝聚药效,晚修过后方能打开,等你见到仙丹,鸣风自然会有感知,也自然会来见你。”

  娜妮蹙眉,随即大吃一惊的模样,“这炉仙丹不会是用鸣风精血炼制的吧?”

  戚长征摇了摇头,面露沉重之色,“不止精血……”话说半句,又补充说道:“你别问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使用之前切记沐浴净身,心怀感恩,且珍惜吧!”

  娜妮小心翼翼收起丹炉,流下几滴泪水下山去了。

  霹雳忽然感到后悔,不该听戚长征的带洧茹看戏,他还打算将这一套用在洧茹身上,可现在这样一来,还怎么模仿?

  他却不知道戚长征就是担心他乱来,刻意等到洧茹前来才开始“送礼”。

  当然,他也不会坑霹雳,会通过其他方法助霹雳一臂之力。

  “洧茹,这次离开匆忙,你又在闭关修炼,所以没有带你同行,你别多想。”戚长征和颜悦色说道。

  洧茹好似受了天大委屈般,鼻子一酸红了眼圈,“师兄,我……我有些话单独对你说。”

  听到这句话,戚长征松了口气,到现在他还不能确定洧茹第二次离开祖界是与她师尊见面,但照此情形看来,洧茹想要告诉他的十有仈Jiǔ就是这件事。

  “不急。”戚长征笑着摇了摇头,“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何促成鸣风与娜妮吧?”

  洧茹当然好奇,只是现在她没心情管这个,只想把师尊亲自来找自己的这件事告诉戚长征,她也希望戚长征给她拿主意。

  “具体经过我也不和你解释,回头霹雳会告诉你。我现在只告诉你一件事,娜妮,你,鸣风等等,你们都是琅琊宫一员,而我是琅琊宫大师兄,不论是谁遇到困难,我们所有人都会尽心尽力,我们是一个团体,是一个情如兄弟姐妹的组织,我们彼此信任,你明白吗?”

  “我明白,只是……”

  戚长征没有让她说下去,笑着打断她,说道:“霹雳是我弟子,他虽然坏事做了不少,嘴也臭,但对自己人没话说,这点像我,呃,不对,其他方面都像我,唯独嘴臭这点随他爹。”

  霹雳苦着脸说:“哪有像你这样的师尊,说我爹坏话。”

  “我说的是事实,你也没少说你爹。”

  挺正经的氛围,因为师徒二人斗嘴偏了,洧茹不再愁眉不展,象魃阜没忍住笑了出来。

  “所以说霹雳虽然嘴臭了点,但我们都是自己人,彼此信任,你也可以相信他,有什么话可以对他说,你们商量着来,要是你们拿不定主意再来找我。”

  戚长征的意图很明显了,这是打算给霹雳与洧茹创造谈心机会。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15964/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