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笑,我承认你的修炼天赋确实不俗,甚至是拿到龙学宫中,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顾先文俯视着下方气息萎靡的云笑,似乎并不介意在这个时候多多夸赞几句,反正这个灰衣少年,很快就要变成一个废人了。

  听得顾先文这话,不少心毒宗长老都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虽然在他们的印象之中,云笑的年纪似乎比眼前这副形貌要大上一些,但应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可是那龙学宫第一天才洛尧呢,却已经接近三十岁了,和鲁世遗严皓君这些天才相差不多,如此一对比,云笑的天赋,确实是比洛尧还要强悍几分。

  诸多心毒宗的长老们,心头都是涌现出一抹异样,暗道如此惊才绝艳的年轻天才,难道真的要这般憋屈地栽在顾先文的手中吗?

  “可惜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招惹我苍龙帝宫,在九重龙霄之上,任何得罪我苍龙帝宫的人或者说宗门家族,都不会有好下场!”

  夸赞完云笑之后,顾先文似乎是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开头几句话还算气息平和,但说到后来的时候,却是变得有些凌厉。

  这一番话让得心毒宗的长老们都是身形一颤,他们人老成精,自然是知道这位帝宫特使之所以说这些话,根本原因是为了震慑得自己等人不敢轻举妄动。

  如今的苍龙帝宫,早已是在九重龙霄一家独大,莫说那些中小型势力了,就算是圣医盟暗刺这样的老牌宗门,都不敢有丝毫不敬。

  曾经的四大家族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一个不慎,那可就是宗毁人亡的结果啊,因此顾先文说出这番话,也不算是空穴来风。

  只是这样的霸道行径,并没有多少赞同之人,一时之间的武力强势,终究会引来诸多的反抗,只不过现在没有人敢带这个头罢了。

  “啧啧,苍龙帝宫真是好威风好神气啊!”

  就在顾先文话音落下,睥睨诸人志得意满之时,却不料下方的那个灰衣少年,却是陡然抬起头来,发出这么一道感慨之声,让得诸人都是齐齐一愣。

  云笑这一句话虽然说是在赞赏苍龙帝宫的霸气,但是任谁都能听出其口气之中那一抹嘲讽之意,而这也是心毒宗诸长老们想说却不敢说的。

  苍龙帝宫整体实力强悍,在龙霄战神还存在的那个年代,确实是极为受人尊敬拥戴,因为那个时候的龙霄战神甚至是苍龙帝,做得最多的还是以德服人。

  可是自从龙霄战神离奇身死,陆沁婉当上苍龙帝后之后,整个苍龙帝宫的风气便生生发生了改变,变得蛮横霸道起来。

  当年的四大家族灭亡之祸就不说了,如今的九重龙霄之上,也有很多家族宗门离奇消失,如果细心一点的话,就会发现都和苍龙帝宫脱不了干系。

  这中间一些是因为得罪了苍龙帝宫的修者,另外一些则是拒绝了苍龙帝宫的拉拢,最终这些宗门都是无一例外,永远消失在了大陆之上,再也不见踪影。

  心毒宗乃是九重龙霄一尊庞大宗门,对于某些秘事的情报还是有所了解的,只不过以前的他们也都是心中推测,却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

  此时此刻,看着那个灰衣少年虽然中气不足,却是侃侃而谈,这些心毒宗的长老们,心头竟然颇有一种舒爽的感觉。

  “死到临头,还要逞这口舌之利?”

  被一个毛头小子当着自己的面嘲讽苍龙帝宫,顾先文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刚才的那些志得意满,似乎都被这简单的一句话冲淡了许多。

  “怎么?你敢杀我?”

qq红包群免费进群  闻言云笑苍白的脸庞之上再次浮现出一抹笑容,听得他朗声说道“说到底,你不过是苍龙帝夫妇的一条狗罢了,失去了苍龙帝宫的背景,你以为自己能在这里耀武扬威?”

  云笑的言辞自然是极其犀利的,这番话相比起刚才的暗讽来,却是要直接得多了,让得顾先文的一张脸瞬间就阴沉了下去。

  但诚如云笑所说,顾先文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个至圣境初期的修者,这样的修者拿到外面去,固然是可以称雄一方,可在这心毒宗总部却是有些不够看。

  外间那些心毒宗的执事和年轻天才不说,单单是这院落之内的近十个心毒宗长老,就个个比顾先文都要厉害不少。

  更不要说像噬心师太或是宗主杨问古这样的至圣境巅峰强者了,恐怕他们每一个拿出来,都能一巴掌将顾先文给拍死了吧?

  顾先文之所以能凭着区区至圣境初期的修为,镇得一众心毒宗强者不敢轻举妄动,靠的不是其本身修为,也不是其三寸不烂之舌,而只是苍龙帝宫的强大背景罢了。

  只是这样的话,从来不会有人当着苍龙帝宫修者的面说出来,因为那已经算是和此人不死不休了,而此刻的云笑,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对方都对自己喊打喊杀了,而且可能比直接将自己杀死还要可怕得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云笑根本就不可能再给这个帝宫特使丝毫面子。

  “云笑,你说得没错,我确实不敢杀你!”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刚刚脸色还变得极度阴沉的顾先文,下一刻便是裂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看起来很有些?人。

  “这个世界之上,比死更可怕的东西有很多,而你即将承受的,正是这些东西,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顾先文根本没有给云笑说话的机会,听得他口中此言一出,诸多心毒宗长老们明知道这种恐怖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却还是忍不住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因为作为高阶的毒脉师,这些心毒宗的长老们或许更能明白,什么才是比死更可怕的东西,某些剧毒噬体的时候,甚至是会让人痛苦上好几个月而不能就死。

  一刀杀却只是顷刻之痛罢了,但是那种将丹田摧毁,再用剧毒肆虐全身的痛苦,绝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偏偏那顾先文自己就是一名圣阶高级的毒脉师。

  “宗主,现在怎么办?”

  刚刚被镇得有些不敢妄动的噬心师太,此刻听得顾先文口中的恐怖之言,忍不住侧头轻声问了一句,她可是万分不想看到心毒宗的恩人遭此大难。

  “先看看再说,真到了那种关键时刻,咱们再出手不迟!”

  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虑,杨问古似乎已经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此言一出,离得不远的柳寒衣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至少自己的老师和宗主大人,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之前柳寒衣一直在担心这二位会因为顾忌宗门,而选择牺牲一个交情并不太深的外来者,那样的话,凭云笑洞幽境中期的修为,恐怕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

  但只要心毒宗选择出手相助,一个区区至圣境初期的顾先文,又能翻起什么浪花呢?那只是杨问古这种强者,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碾死的蝼蚁。

  “噬心,你有没有觉得,云……星月似乎有些太过冷静了!”

  盯着云笑没有回头的杨问古,下一刻忽然轻声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不仅是让噬心师太心头一动,诸多听到此言的心毒宗长老们,尽都是若有所思。

  就算杨问古和噬心师太决定出手相助,但此时此刻并没有表现出来,至少他们都知道,那个灰衣少年是绝对不知道自己想法的。

  既然如此,以洞幽境中期的修为,在对上一名至圣境初期的强者兼毒脉师之时,竟然看似毫无惧色,这中间的原因,就很是耐人寻味了。

  “宗主,你的意思是说他还有后手?”

  噬心师太心中念头转动,旋即便是露出满脸不可思议之色,暗道这怎么可能,那两者之间,差不多相差整整一个大阶啊。

  事实上在刚才杨问古等人过来之时,都在猜测自己是不是来得太晚了,要是只看到那少年的一具尸身,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后来的事实证明云笑并未身死,可是这些心毒宗的长老们,都能想像得到,应该是那顾先文不想伤害云笑的性命,这才手下留情。

  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手,能让一名洞幽境中期的少年,抗衡一个至圣境初期的帝宫强者,这些长老们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知为何,他们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看着吧,我有种感觉,今日咱们要见证一场奇迹的诞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云笑那日驱逐绝命双生蛊毒的手段影响,这个时候的杨问古,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微光,说出来的话,也让众人目瞪口呆。

  不过这位虽然是心毒宗的宗主,但是这些长老们也还是有自己判断能力的,有些时候并不会认为宗主说的话就永远是对的。

  至少此时此刻,赵冀他们就认为杨问古所言并没有什么依据,那简直连亿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这种事以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

  。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2481/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