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真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芊芊灵巧的蛇头,淡淡的道:“我需要一把制作仙器的材料!”

  “什么?”蒙叔瞳孔一缩。

  在仙界,武器等级的划分自下而上分为:宝器,灵宝,灵器,镇古器,灭世器,和仙器。每一级别的武器都有上中下三个品级。

  而仙器在整个仙界都弥足珍贵,一个大罗金仙都不见得会人手一把仙器,而上品仙器据说只在仙界各个大佬的手中,一般人根本买不起,也制作不出来;

  而仙器之上据说还有一个级别,仙帝级!据说整个仙界只有两把,一把是先帝不死大帝所有的苍怨剑,一把是目前天庭之主君不败的天子剑!

  仙器之威可镇压万古,横绝于世!当初君不败就是凭借着当时还处于半步先帝器的天子剑一举偷袭成功不死大帝,建立不朽的伟业,横压万古!

  蒙叔有些窘迫道:“苏前辈,仙器材料都在家主那里,况且我家还没有一把仙器,材料不够是没有办法锻造仙器啊。”

  更有人低声私语:“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我等给苏前辈伸出橄榄枝,助他在太初派好生修行,没想到还要问我们讨要报酬?”

  “哼,谁知道呢,估计是认为自己救了我们这么多人,居功自傲罢了!”

  苏真早就料到会如此,于是退而求其次,道:“只是我现在少一把趁手的兵器,仙器材料些许是苏某狮子大张口了。”

  而蒙叔的脸色更加尴尬,拱手道:“苏前辈啊,我们除了我这一把灵器以外就没有其他比较好的兵器。”

  灵器在灵家这种家族里面也是弥足珍贵的,任何一把也都是家族底蕴的象征,况且蒙叔的这一把灵剑乃是上品灵器,在灵焰城都是经常会有价无市。

  灵魏忠不好意思的笑了声:“苏前辈,我这里有一把长刀,是我父从秘境之中捡拾回来的,虽然无法融入灵气,但是无比坚硬,一般的灵气更本不敢对其锋芒!”

  说着灵魏忠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把长约三尺长剑,其刀身黝黑,无数坑洼在其刀两侧,显得极为破旧,刀锋之钝简直就是不像是武器!

  而苏真却是神情一凝,接过长剑,把芊芊轻轻地放在肩头,抚摸着长剑,手掌凝聚一丝灵气试图侵入其中,却遭闭塞!

  “有意思,成交!”

  苏真心动了,以他天仙境的灵气都不能侵入此刀,除非此刀是一把废刀,如若不然便是一把绝世利刃,只是还未开窍而已!

  灵魏忠松了一口气,此刀乃是其父灵焰天仙送给他的一个小礼物而已,其中奥秘至今没有人解开,众人都以为这是一把废刀,灵魏忠却不以为然,这把废刀还未开刃时便能削铁如泥,那等以后开了刃还得了?

  更如今苏真接受了这把刀,更是见其中不凡,顿时灵魏忠有些后悔之色。

  问道:“苏前辈,这把刀你可看出了些端倪?”

  苏真摇摇头,把刀放在乾坤袋里面,道:“没有,但是其上面的坑洼更像是一个禁制,等以后若是把禁制去除之后定然是一把绝世利刃!”

  灵魏忠也点点头“希望如此。”

  苏真说着便告辞离开了……

  众人走了差不多十日左右,已经出了魔兽森林,期间也猎杀了不少凶兽,获取了不少兽核,以三七分给了苏真这个袖手旁观者一些!

qq红包群免费进群  前方便是古河峡谷,是从魔兽森林通往太初派的唯一路径,很多前往太初派拜师的人都从此处进,所以古河峡谷前面也有一些坊市,主要是用来贩卖一些普通下品灵器和低阶武器,还有一些丹药和药材坊市,视野开阔,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边,由此可见这古河峡谷的长度,不可揣测!

  “苏前辈,前方便是古河峡谷,据说是很多年前这里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大河,但是因为两个大能在此地决斗,一位大能情急之下把河水抽出如同长鞭般击打另一位大能,后来因为另一位大能偷袭两位大能,导致两位大能双双陨落,葬身于此,而这条河的河水也随之消散。”

  灵魏忠没有之前的那么拘谨和放肆了,此时便倒像是一个自信的少年,经过这几天的熟悉,也知晓苏真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是若与他说些修炼上的事情确实头头是道,也让灵魏忠这一路上受益匪浅,故而对苏真更加的恭敬。

  苏真倒是觉得那个大能倒像是个傻子,用什么当做武器不好为何还要用河水?

  抚摸了一下刚刚苏醒脑袋裸露在外面的芊芊,对灵魏忠说道:“进去吧,想必陆岩更加熟悉这里,请他们给我等带路,我等还是尽早进入太初派的好。”

  苏真的神识早就扫过了所有坊市里面的东西,甚至有几家卖那种粗制滥造的假货他都一一知晓,这里并没有他需要的东西,所以也没有必要停留。

  灵魏忠把陆岩唤了过来,陆岩在苏真面前恭敬的道:“苏前辈,这古河峡谷因为是唯一通往太初派的唯一路径,故此每年在新弟子拜师的时候都会有盗匪在坊市后面,临近峡谷中央的地方聚集,就是截取那些弱小的修士财物和在坊市购买的东西。”

  自从陆岩醒过来听闻苏真一剑斩掉了那头闪电豹然后又轻松收服了一头元神境的灵兽,顿时向苏真跪下进行了深刻的悔改。而苏真根本就没有在意,因此陆岩更加的对苏真恭敬,这几天过来一直对苏真毕恭毕敬,俨然是吧苏真当成自己的主子。

  “那太初派的人没有想着要治理这里么?每年都有这么多的新生受欺负,受掳掠,太初派的人就这么无动于衷么?”灵魏忠有些生气,想不通堂堂一个南天境的大宗门为何会吝啬于去剿灭那些匪徒!

  闻言,陆岩有些尴尬,表情如同吃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一般,“这里面的事情太过复杂,不太好行动。”

  苏真了然一笑,“怕不是太初派内有人蓄意谋私,而其势力……”苏真若有深意的看了陆岩一眼,淡淡道:“想必你应该很了解!”

  陆岩顿时汗如雨下,低着头,不敢应说。

  灵魏忠倒是好奇道:“苏兄恐怕这不止于吧,能够在太初派外面掣肘众人,其势力必然可以制衡宗主,而如此,为何宗主不将其消灭呢?”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2803/3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