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自只的五万人马,韩罡面带平静的随着战马颠簸着公口。军。明日正是同曹军相约之日,韩罡也早与三日前从巢县出,向着合肥而去,眼下这即将开始的约战,说实话也算是必然的情况,时至今日双方交手几个回合互有胜败,无疑,江东是不会满足眼下这种小打小闹的,韩罡出计用百姓逼迫就走出于此目的,逼曹军从他们的“龟壳”出来。眼下的曹军在看清楚形势后,也只能如此,江东需要曹军出城池,减少自己的损失,而曹军则只有出了城池才能寻找破除江东大军的战机,双方虽然立场不同,但却有一点想到了一起,那就是,不尽快结束战事,对谁都不好,孙权是担忧耗费太多兵力,太长时间,等曹操恢复过来,自己抵抗不住,而曹军则是活活被韩罡这个计策给逼的,这么多难民拖累下,别说能守住多长时间了,恐怕随时都可能有意外的事情生。

  正行军间,只见前方几匹快马奔来,待到了韩罡处,张口报告道:“将军,距离合肥城还有不足俩百里的行程。曹军已于城东百里处扎下营寨,看那规模怕是不下三万余人马。”

  听到探马回报,韩罡当下面色没有丝毫改变。直接问道:“前方地势可都探察明白?”

  韩罡询问的话语一出,那名探马却是面带凛然的回道:“回将军,基本探察清楚,特别是前方十五里处,有一旷野,其地势高拔。四下紧靠密林,且同时占据一处要道,算是不可多得的地界了。”

  此探马乃是韩罡血卫里属一属二的精英了,对于他的观察力,韩罡是十分有自信的,当下却也没说别的,只是对着身后下令道:“再赶十余里,扎下营寨。”

  ,万

  军令一下,这韩罡所率领的五万大军,便振奋的加快了步伐,想连续连日的急行军,他们都已经带上了疲乏之意,眼下见终于快到了休息之地,自然是加劲的赶路,待大军来到那处先前探马所言的地界,韩罡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令开始扎营。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营也在耗费了将近三个时辰后,在五万兵士的努力下,终于是建造了起来,也算是带的物资足备,兵士们只需要建造好大寨的营门和四周高耸的栅栏就可以了,至于说一些基本的城器械,箭塔之类的却不是现在就可以完成的。

  望着眼前随地日起的各个营房,韩罡略带满意的神色点了点头,却不曾想,就在此时探马回报说:“一支曹军,正于大寨三十里处挑阵。”

  当下韩罡冷笑一声,只带着太史慈,陈到俩人点齐一万人马出寨门而去。

  来到那处地界,果然,只见张辽正凝神以待,其身后大约万余人马正一字排开,就等着韩罡率军到来呢!

  而韩罡身处对面,眼神扫了扫其规模却是没有现崔州平的存在,当下却是沉思了一下,知道后者也许是镇守着合肥吧!要知道眼下江东兵力比之多了不知道多少,韩罡带着五万,可是还有三万在后方随时待命的,二人要是全来此处,那合肥谁来看守?这的确是个问题,从这里便可看才出,眼下曹军究竟有多么窘迫了。

  见韩罡出阵,那面的张辽也不拖沓,直接上前一步,要求韩罡上前答话。韩罡岂会怕了他?当下一纵马身向前而去。

  双方到的俩军军阵之间,只听张辽张口就问道:“韩罡,你身下战马尚乃我主奉送?如今到的这地界,非但不感恩,还迫害百姓,岂不辜负了你主刘皇叔的仁义之名?”

  话说张辽最郁闷的就是韩罡这一招,眼下被拖累的不的出战,张辽确实是十分恼火的,当下语含讽刺的说出来,没有大骂出口已经算是其有涵养了吧!

  不过谁想跟韩罡比口舌,那不是自找苦吃吗?只听韩罡笑着回道:“要不是此马,当初曹操就送上的就应该是项上人头了,至于说百姓一事?不知张将军什么时候见我迫害了呢?百姓惶恐之下带着路上口粮请求贵军保护,应该是无可厚非的吧?莫非将军自觉这些百姓是个,累赘?不如将军回去将百姓在哄将出来,由我大军供养,如何?”

  韩罡这话说多少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了,想眼下百姓被江东驱逐后才进入合肥的,要是再不被收留,这些百姓绝望之下大有可能暴动,如若那时,江东在装好人收留他们,可想而知,这些百姓的心情究竟如何了,拖累曹军打击曹军的目的达到了,还收复的民心,张辽又不傻当然不会如此中了此计,眼下就是他硬停,效仿刘备的做法也要抓住这些百姓的心的,要不然到时候很有可能全面的处于被动。

  无疑韩罡说这个也只说说而已,一种对于张辽指责的回应而已,谁会当真的?

  只见张辽脸色憋的有些难受,而韩罡却只是微笑着望着后者,二人沉默了一下,只见张辽一个转身。向着自己的军阵跑去,一边走一边喊道:“敌将,既然你敢前来那定是有所依仗,且来破阵。”

  张辽的话语才喊完,曹军军阵变恰准时机,迅的开始变阵。转眼之间,只见一处军阵就呈现在他的面前。

  望着眼前风云突变的军阵,韩罡却也敢真慢,

  崔非平比较了解,但是人都是有着自只门绝技的二共尸的诀窍当然不可能随便告诉别人,至于说此阵的出处,那更不用奇怪了,张辽的谋略谁都要承认,但是说张辽能布出如此复杂的军阵。韩罡却是不怎么相信的,从这一点就可看出,此阵怕是崔州平刻意教导给张辽,并且演练了一些时日的,起码就眼下成阵的度而言,韩罡相信没有三月的事先练习,这些兵士是不可能如此快的成阵的,想必应该就同那困龙大阵一样,此阵也是崔州平很早以前就开始教导兵士的吧?

  仔细看了看后,韩罡却是现此阵暗含阴阳,蕴涵杀机,不仅如此,似乎此阵也是同此处地势相连的样子,当下韩罡却是想到,恐怕那崔州平连何地摆阵都考虑到了吧?

  没有把握之前,韩罡可不会叫兵士去冒险,沉思了一下后,韩罡回转军阵,带着诡异的神色,对着旁边的太史慈耳语了几句什么。而后者则是一脸的愕然神色,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自行转到后军不知去忙什么去了。

  而此时韩罡却是大喊道:“敌将摆下如此阵势,可是欺我不懂?陈到何在?”待陈到闻令跨马出列的时候,韩罡却是用手一指阵势的一角,喝道:“命你带一千兵士由此闯阵。可敢否?”

  喝完,韩罡却是压低声音对着陈到言道:“等下你出阵切记不可深入,只带兵士游戈在外围几好,坚持半个时辰,我自有法破之。”说完,韩罡在陈到接令后,却是望了望右后方的那处山坡,对着陈到言到:“自己估算着时间,觉得时辰差不多了,便尽量带着兵士靠着左,别到时被伤到了。”

  顺着韩罡的目光望去,陈到却是疑惑非常,想那处山坡到是不远,只在半里之内,不过这又能如何?山上有人试的此阵吗?疑惑归疑惑,对于韩罡的命令,陈到也知道定是有什么原因,当下也不怠慢,直接于军阵之中点齐一千敢死之士,向着曹军布下的阵势冲去。

  见有人冲阵,张辽却是一阵欣喜,因为他知道此阵的威力,况且军师也说,此阵并不曾被别人看到过,完全是崔州平自行开出来的,就连韩罡的师傅都不曾告知,所以张辽对于此阵还是相当大的信心的,他只怕对方不冲阵,既然敢来,张辽就不怕被破。

  说时迟,那时快,陈到已经是迅猛的扎了大阵当中,但是却秉承着韩罡的吩咐只在外围一线同曹军相抗,任其如何变阵,陈到一边杀着眼前的曹军,一边注视着军阵的变化,不论如何,就是靠着边缘地带行走,张辽又不敢轻易变阵去围剿,阵势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变阵也只是敌人进了阵中才可以,这么边缘饿地方,张辽就算想变阵,难道还能将兵士彻底掉转过来?把陈到变到阵心去?当今世界能将阵势演练如此的神人,怕是还没有出现。

  没错,这就是此大阵的一处,说是优点也是缺点的地方,弗罡一眼就看出,此阵乃是防守之阵,其四下里乃成环状相连在一起,中间里四通八达,但是外围却是薄弱了许多,这样的阵势早在布下的时候。就不可能使敌军一下杀到阵中,乃是随着变阵将敌人一点点的圈到里面,一环绕一环,这样的阵势威力就在于使人不知间觉,落入阵心,就如同蜘蛛网那样内里才是威力最大的地方,而陈到听从韩罡的命令,只随阵而走,始终保持着自己身在外围,双方就难免相耗起来,说实话够张辽郁闷的,自古以来敢破阵的,自然是认为自己有能力破之的哪有像这样的呢?这当然是他面对的敌人不一样,想以韩罡的性格,哪回拘泥于这些先例呢?在说了战场之上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方,却是不应该存在什么太多的章法的。

  话分俩头,韩罡究竟打着什么算盘,崔州平不在现场并不知道,眼下的他正沉思着怎么将百姓管理好的问题,他到是不担心张辽会出现什么闪失,因为二人已经商议过了,生什么意外之事,就迅的回转,应该是不存在太大的问题的,更何况张辽也不是无智之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正带着几百兵士巡视着百姓的他,忽然闻听不远出有一声响,当下赶紧跑了过去,待到了地方却是现,一名中年人正跪在地上求着一名兵士,而那名兵士则是怎么搀扶前者都搀扶不起来,当下崔州平却是十分疑惑,想眼下曹军对待百姓虽然态度上不是很好,但是也不至于说欺负百姓啊,这些兵士大半可都是合肥这处地域的人,面对自己的乡亲虽然恼火其拖累自身,但是却理应妥善安排的,眼下这就是为何?

  当下崔州平却是带着询问的意思,追问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这是为何?”

  崔州平的话语一出,那名兵士却是慌忙回道:“回军师,小人乃是府衙守卫田福,这位乃是家叔。”

  拜见之后,那守卫兵士却是赶紧搀扶起自己的叔叔,言道:“三叔,你快起来吧!”

  听的那兵士的话语,崔州平当下十分疑惑,赶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与我听听。”

  当下那名兵士交代了一写前因后果,却是说道:“打扰军师

  ,万比北”心眼下敌军到此,谁家没失散个家眷呢。眼下家叔却是急了一些,想必婶婶她们应该是找一安全地带暂时避难去了吧!”

  话语说的平静,但是谁都明白可能希望不大,眼下逃难的百姓当中也不乏一些趁乱取利之人,见利起意,见色起意的事情屡见不鲜,就连合肥城内都生后暴民伤人的事件,到眼下还没归来,想必是生了什么不秒的事情吧!

  不过仔细望了望那兵士的神色后,崔州平却是有些疑惑,眼下这个守卫兵士看那样子应该并不多大伤心之意,这样的人要么生性凉薄,要么就是

  当下心丰转换了一下念头,崔州平却是微笑着上前安抚着对着那中年人言道:“不要心急,也许你的家眷就在路上也未可知啊!想眼下江东敌军在此,你的家眷也许是怕被害才拖延行程的呢!”

  崔州平话语说完,那守卫倒是没变什么神色,那中年人却是面带期望的说道:“希望如此吧!哎!不知军师是往哪里去呢?在下正想找您报到呢!”

  说完望着崔州平疑惑的神色,那中年人却是面带凄然的神色说道:“在下本是巢县主薄。后因江东焚毁县城,在下带着一家老小准备逃难,却不曾想被乱民冲散,到了此处后,张将军闻听后,叫我先帮助您管制城中百姓,以待日后在慢慢寻觅家眷。”

  ,可

  听完此人的话语,崔州平沉思了一下却是笑道:“既然身为主薄,自然是责无旁待,眼下家眷失踪,不是还有一个侄子呢嘛?日后也应该教导其习文练字的。”

  着话语一出,这名中年人还没有说什么,那守卫却是算释道:“军师大人,在下会写字的,眼下家叔失散了家眷,我这个做侄子的自然是应奉养于他,在下父母死的早,全靠叔叔一人将在下培养成*人,随军征战后,多年不见面,以前靠书信维持,眼下却是朝夕相处,也算是了却了在下心愿了。”

  此话说的繁多,那意思就是叔叔眼下没了家眷,自然是要在他的身边养老了,无疑是告诉崔州平,眼下自己的叔叔也算是合肥城中之人了。

  望着那兵士还是那副平静的模样,崔州平似乎在心中想到了什么,当下赶忙说道:“既然如此,还请快快随我前去,眼下城中官员不够,偏百姓又十分之多,正是忙的不可开焦饿时候的,多一个帮手也好。”

  说完,崔州平便带着此二人去百姓集中的地方而去,谁也没听到崔州平心中的话语“既然你是被叔叔养大,为何对其家眷失散一事,如此平静?呵呵!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合肥城内生的事情,韩罡并不知道,他并不知道他看重的那名中年人表演的成功,也并不知道另外一今年轻守卫却是泄露了点什么,虽然不算明显,但是崔州平还是看出了什么。

  眼下的他只注视着那阵中陈到越来越少的兵士,一边估算着时间。此时已经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陈到身后的兵士也从一千人,减少到了不足三百人,眼下正是危险的时刻,不过韩罡的神色却是一副诡异的模样,因为就在刚才从后军回来的太史慈对他说了几句什么。

  就在此时,韩罡大喝一声:“放!”

  刹那之间,只见右面的方向齐刷刷的飞起十多快巨石,向着曹军军阵砸去,这一下突然的袭击,砸的张辽当下差点没吐出血来,谁能把本是攻城的器械用到此处?无疑,韩罡算是开了先例的,没听说在在斗阵的时候,会放这玩意,这难免有些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这十多下砸去,当下砸死砸伤曹军不下千人,

  那张辽不傻,见韩罡如此卑鄙当下还哪肯傻忽忽的等在这里被砸?当下赶紧鸣金收兵,在韩罡带兵追击下又仍下几百具尸体,迅的收起大阵败走,而韩罡也不猛追,就那么笑吟吟望着曹军仓惶的背影。

  而陈到此时闪过一块石头后,却是擦着冷汗略带莫名的目光望着自家将军,可见他也理会了张辽的郁闷了。

  此时那些江东大军已经是完全愕然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家主将会用如此办法砸跑摆阵的曹军。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主将虽然在笑,还是有着很大遗憾情绪的,因为曹军没莽撞到去破坏那些投石机。而只是迅的逃跑,说实话对于十几驾投石机换取曹军一万多兵士,他还是十分乐意干的,不过显然张辽没那么傻。至于说以后还会不会找韩罡斗阵,怕是不好说了,这纬罡手段委实有些说不过去的。

  当下韩罡也不理会众兵士望着他的那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神色,直接下令道:“回军!”

  虽然订阅只有一百,卧龙还是很努力的更新着,码着,希望那些看盗版的读者时常回来给个票,订阅个三章俩章的吧!谢谢你们了,订阅一百的书,十本当中有九本已经太监了,不过卧龙答应你们,即使我吃父母,喝父母的,这本书也会精彩的写完,只希望你们看盗版的同时,别忘记回来支持一写就好了,谢谢你们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537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