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日清晨,召蒙一大清早起床,坏没等清院脸庞呢,就什办竹突然响起一身密集的战鼓之声,当下吕蒙就是面色一凝,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之后,却是赶紧整备起兵士,上了寨子搭建到的围墙之上,眺望着远方。果然前方一军打着关字战旗,说实在的,这关平作日就到了此处,但是却只鼓噪不上前攻击,那一副模样吕蒙也是无法,今日难道还如先前一样?是为恐吓的作态?

  突然吕蒙面色一凝,因为他现一支浩瀚的人马已经出现在了更远的地方,从那规模上看的确是韩罡的中军不假了,难道这韩罡打算好强行拿下此寨吗?想到这里,吕蒙哪还敢怠慢,赶紧吩咐起兵器命起随时整备着,等待着韩罡大军的到来。

  足过了能偶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那韩罡在汇合了关平所部之后,却是在江东的大寨前驻扎下了营地。这样的态度也是弄的吕蒙一阵愕然。说实在的,韩罡就是为了把中军拉到此处吸引吕蒙的注意力。就眼下十多万大军来说,吕蒙不实际接触的话也是现不了韩罡身边缺少了几名将军,几万兵士,要知道如此规模的大军,想在远处从人头上查看也不大可能,唯一能有点迹象的也只是那战旗而已,但是韩罡既然隐瞒的别的大军,起码战旗上不会出现破绽吧?这一点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去猜测什么,如此一来,吕蒙也只能带着不安的情绪,凝神观察着寨外的神态安然的韩罡大军。

  他并不知道,早在关平到来的时候。韩罡身边的亲信陈忠已经是带着另外的一万血卫埋伏到了他的左方,以血卫的能力在其外围大片林子中,分成几股潜藏的话,他们也是根本觉察不到的,至于说那陷阱乃是靠近大塞子的方圆五里之内,所以韩罡并不担心会出什么差错。眼下韩罡只需要在此吸引住吕蒙大军就算完成了使命。此时他的到来;也只是给吕蒙一个错觉,韩罡带着大军再次来到他的寨子前对峙,无疑这样的中军移动也的确是震慑了吕蒙,使其不敢轻举妄动,目的也只是为了配合别部兵马的行事而小韩罡就是摆明了欺负吕蒙兵上不敢轻易离开大寨,事实还真是如此,吕蒙此时若是带着大军冲出,等待他的恐怕就是那寒光四射的弩炮了吧?吕蒙无奈,也只能在大寨内沉吟着什么。

  然而就在此刻,吕蒙的眼神却是一缩,因为此时的韩罡中军到此,在扎下营地后,却是开始了动作。此动作很简单,五万盾牌兵上前压住江东冲出的道路,而其军阵后方却是好象忙碌起了什么”对于这样的动作,徐盛比谁都清楚,当下见此。赶忙对着吕蒙进言道:“不好!都督,他们要放那投石机了。”

  见徐盛慌乱的神色,吕蒙面色也是一凝,韩罡的投石机打的远他知道。但是此刻寨子四周多为高大树木,且各处围墙都加了铁皮,这样的大寨韩罡也想摧毁?怕是不大可能吧?韩罡会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投石机威力几乎是被限制住了?无疑韩罡不会不明白,但是问题出就出在这里,韩罡既然明白还如此做?是为了什么?有什存阴谋?但是不论如何。眼下韩罡要仍东西是绝对没错的。

  想到这里,吕蒙却是大喊道:“都闪避到围墙左右,尽量远离空旷之处,都小心着点”

  就在吕蒙的话语说出后,荆州军的军阵内突然飞出不下百块的巨石。但是那石头无一不被树木所阻挡了下来,毕竟吕蒙的大塞地势虽然平缓,但是却是极为高的所在,偏偏其四周还都是一些高大的树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不好打击的小至于说用火?别开玩笑了,吕蒙大寨的后方可就是不小的河流上游,只需要其寨内的多勤跑几次,大火就烧不起来。

  事实果然如所预料的般,那强悍远程投石机,因为此处大寨的地理原因,只有十多块的巨大石头仍到了寨当中,但是也都基本都闪躲了过去。至于说那些死了几个倒霉的江东兵士也只能怪其运气不好,如此的概率下,竟然也打到了他们。对于韩罡的动作,那些江东的兵士却是报之与讽刺的大笑,那模样就好象是告诉韩罡,不要在废无用功一样,但是荆州兵好象听不到般,仍旧狂乱的打击着那塞子四周的树木。这一无聊的举动也的确是有些叫江东兵士有些不明所以,待到第三轮的时候。荆州兵似乎对于眼前的树木极为恼火般,开始微微跳转了角度,向着吕孟大寨左右俩边开始打击了起来。

  这样的作态吕蒙不仅没有丝毫的喜色。相反神态极为凝重,他也是大概猜到了弗罡的目的,怕是想依靠那巨大的石头来破坏林子中的陷阱吧?但是这样几百投石机不会少了点吗?吕蒙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但是就在此时,那徐盛却是疑惑的猜测了一句,只听其言道:“都督。你说韩罡的血卫斥候,依靠着石头打击的诡计,能不能摸到我们的塞子附近?”

  徐盛的话语一出,昱蒙当下面色就是一变,的确,这个事实没错,那血卫的潜藏能力还真说不准会摸过来呢!吕蒙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闻刀尺然的情绪一变,也是没等观察。如果他仔细看去的话机茄心现那投石松所打击范围大体都集中在左边的位置,而且是跨越了一处止林。知情的当然知道那是陈忠所部所潜藏的地方,如此打击吕蒙的想法都是在算计当中的吧?如此一来。担忧左边被血卫斥候摸透的吕蒙会怎么做?当然是要赶快从新整理左边的陷阱,到那时。

  正如韩罡所算计的那般,在听到徐盛的话语后,吕蒙先是面色一变。接着赶快对着身边的丁奉言道:“荆州军如此打击,其石头想来是等下就要清空,但是此刻却是要防备其血卫斥候的刺探,你带五千兵士。偷偷出寨,整理好那些被打击完的陷阱,去回。”

  听到都督的话语,丁奉也是面色极为郑重,点了点头之后,却是冒着大石出了大寨,无疑五千人清理起陷阱。的确是足够了。更何况韩罡如此石头也未必就有多少呢!

  事实果然如此,韩罡在仍了一阵石头后,却是无以为继了,但是这并不能阻止韩罡仍东西的**,仍不了石头不要紧。就在吕蒙庆幸韩罡没了石头的时候,那面的韩罡却是带着平静的神色,下令兵士架起了油锅,把油烧的滚烫后,却是装在那木桶之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打击。

  而吕蒙的也只能无奈的在塞中望着那呼啸而来的油桶,对于韩罡准备之齐全,吕蒙也是无奈,但是油水滚烫是不假。却因为树木的原因。被阻挡后飞溅了下来,除了烫伤大多江东兵士外,并不存在着什么伤亡的,手被烫了?能拿刀吗?答案是能,因为那油水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到正中目标后已经是冷却了不少,这样的情况,能产生多大的伤

  呢?

  又是一轮极为狂乱的轰炸之后。没什么效果的韩罡也只能收拾起了投石机。这一翻轰炸韩罡可以说是石头用尽,油水用尽,但是对江东兵士的打击却是微呼其微,一切只为吕蒙大寨实在是有着地理优势,再就是打击了徐盛之后,此时的吕蒙早在荆州大军到来前,就做好了防卫措施,使的韩罡的新型器械收获饿效果太过微弱了一些。这一番打击过后,吕蒙的大塞没什么事,但是其周围却是一片浪迹,那倒塌的树木。破损的栅栏。似乎就好象被几千只大象踩过了一样,场景极为惨不忍堵,说实在的,本身那些江东兵士还有些讽刺的意思,但是此复见韩罡那么远的距离下,竟然也能造成如此石破天惊的动作,他们却是也有些震撼,暗中感谢了一下此地的土地爷爷后,却也只能老实的快修复那破损的地方,就眼下看,荆州好象是石头仍尽了,油水也都是仍尽了。但是谁能保证其没有后招?如此自然是加紧赶修了起来,前面不少兵士都是在对方一边打击的情况下一边修理的,此时打击一停歇,自然是度快了起来,只用了不大一会的功夫,此处大寨又完好的摆在了荆州军的面前,也不知道韩罡此时是该笑,还是该恨。但是此刻的韩罡望着前方那大寨却是丝毫的不见任何神色,有的只是沉静,沉静中带着点点的嘲讽。那神色说不出的意味深长,但是别人却只看到了韩罡平静的不能在平静的态度,究竟韩罡的打算是什么?吕蒙不知道,但是此刻江东兵士那被震慑的神色却是清晰的表明了士气的低落,是啊,如此强悍的投石机。即使是一做县城规模的城池也是有些抗不住的吧?此时的江东军不得不感叹韩罡军此器械不多,如果多起来,相成了覆盖的威力,那么此刻大寨怕是早就被摧毁了吧?

  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韩罡所带的投石机并没有江动兵士想象的那么多,不过也没有眼下表现的那么少。做什么事,留一手,韩罡还是知道了,此时既然目标已经达成小韩罡也不过多停留,直接带着兵士回到了昌蒙几乎都看的到的大营当中,如此的情况也的确是撤退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何。吕蒙始终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这种感触既突然也陌生,吕蒙也不知道问题集在哪里。

  望着已经退去的韩罡大军,蒙的心情也不知该做何感触,但是唯一的一点吕蒙可以肯定,此时如果不赶紧整顿好兵士,怕是日后就危险了,想到这里,吕蒙却是迅的下去整备起兵士起来,将寨子内的石头仍出去,把那些油水都仔细清理干净,收集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吕蒙却是整理好了寨子里的一切,这中间耗费的时间差不多能有一个时辰左右了。左右想了想后,吕蒙却是对着身边兵士吩咐道:“你出寨去,叫丁奉将军只将一些要道上的陷阱清理开就好。至于说那些巨石,未尝不是好的阻挡物。”

  昌蒙这想法也算的上是突其想了吧!用韩罡仍来的巨大石头去给韩罡当阻挡物体,也算是不错的选择,要不整理完那些石头怕是需要的时间也不少了,如此情况下吕蒙也是怕出现什么意外啊。

  然而,直到天黑的时候,丁奉也没有回到寨中,那前去传报的兵士更是一去不复返,这样的情况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感觉到了什么。说实在韩罡仍宗石头凡经是巩十刚分了。如今那丁奉整理了不下三个多时辰,天色已经黑了下去,怎么还不见回来?丁奉不回来尚且无事,那派去传报的兵士怎么也不见回来?也是吕蒙忙乱的有些过了头了,此时才抽出空来,自然是感觉到了不对。此时的天色已经黑了下去,丁奉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就在吕蒙沉吟着的时候,突然塞子左边的树林里突然燃烧起了大火。这一下吕蒙蒙了,因为按照道理来说,那些树木在没有他清理了中间的杂草后,不应该突然起大火的,眼下还没入冬树木也都是含水分的饿。极为不容易着火的,这也是吕蒙身在高地不怕韩罡放火的原因,但是此亥这大火就莫名其妙的着了。

  突然吕蒙想起了韩罡先仍巨石在仍滚油的作态,滚油?想到此节,吕蒙恨恨的扇了自己一咋小嘴巴,对着身边的兵士大声号令道:“去灭火。”

  此话还没出,寨子的右面却是突然也燃烧起了大火,此情此景。充分的说明了先前韩罡那显的奇怪的饿作态是为了什么,反应过来的吕蒙真是恨不得打死自己啊!

  不过此时说什么,都是无用,俩面起火已经不是什么可以救援的了。谁知道韩罡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想到这里,吕蒙赶紧对着兵士大喊道:“快去准备水,待见寨内起火。迅扑灭。”

  但是吕蒙的打算和准备措施。又一次落空了,因为韩罡根本就没打算去烧他的寨子,更没有那么做,韩罡要做的就是将寨子四周的树木清理一下,以期望日后用兵,随着时间的点点流逝,大火停歇了下去,但是寨子四周却是清晰了许多,这一把燃烧了接近俩个多时辰的大火,想来是因为林中的油水被焚烧没了,那剩余的树木却是因为其树干中的水分而幸免于难,不过此时的吕蒙却是有些失神了,因为原本本设为依仗的树木被清理了大片的原因,此时的塞子显的那么孤立。

  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抬头望了望天空的繁星点点,还没等吕蒙从失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只听寨前突然响起喊杀之声,那原本被大火震慑的江东兵士相似突然反应过来般,迅的向着寨外而去,就在此时。昌蒙也是恢复了过来,一整心神。对着身边兵士大喊道:“荆州兵杀来了,随本都督教一下,这群只知放火的敌军。”

  吕蒙此时的话语已经显示出了心中的底气不足,但是毕竟此时江东兵士没有损失多少,一战还是可以的。此时对方已经偷袭到集门,也没有理由不战。随着吕蒙整顿好兵士,正式月前来偷寨的陈到交锋后,却是猛然现来偷袭的兵士之强悍,那强悍的战斗力,和那略微独特的战斗方式。吕蒙印象极为深刻,此军不是别的部属,正是韩罡的血卫。

  当下吕蒙也不敢怠慢,带着兵士勇猛的杀了过去,寨门不能丢,这一点昌蒙明白的很,战斗了将近一刻的时间,那本极为凶悍的血卫竟然撤退了,吕蒙十分错愕,他想不明白,此时的自己不是应该最好攻击的时候吗?血卫为何会退?吕蒙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战,虽然他江东军前后损失不到俩千人。但是却失去了树木的依仗,一切只因为他一时被韩罡的作态所迷惑。

  血卫仍下了不到一百尸体后,就撤退了,但是吕蒙的心情却是沉到了谷底,站在寨子上,四下里望去,到处都是还冒着烟的树木,那一片荒凉似乎预示着他的心情一般。没了树木的遮掩,吕蒙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韩罡那强悍的器械了。

  就在吕蒙有些失神的时候,他身边的徐盛却是上前对其言道:“都督,眼下我军失去了屏障,我大军营寨虽然坚固,但是被持续打击下。也是早晚被毁灭,此时主公的援军即将到来,我等何不撤退汇合主公?”

  听到徐盛的话语,吕蒙牙根一咬,却是平静的言道:“谁说我大军就没了希望?他韩罡如今只是派血卫接触一下就走,显然上事先安排好。知道我等要撤军,如果所料不差,那原本在左右俩面放火的埋伏之兵,此时应该是埋伏到了我军的后路,毕竟树林其火,其定然不可能按照原路返回。韩罡出计向来如此。一环套着一环。”

  昌蒙的话语一出,徐贼也是沉吟了一下,带着平静的神色问道:“那都督打算?”

  听到徐盛的话语,吕蒙疯狂的回道:“韩罡以为我会如荆州那次一样逃,我偏要反其道而行,我要带着我江东兵士真正的战上一场,你可有胆子随我而去?”

  似乎直到此刻,徐盛才有些服气了这个都督,当下眼神一红,狞声道:“有何不敢?”

  二人说完,沉吟着忘着下方的韩罡大营,之后就整备兵士去了,说实在的,此时韩罡还真以为吕蒙,徐盛这俩个逃跑了几次的将军,还会跑呢,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弈旬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5373/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