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开炉

小说:绝品灵仙 作者:顾仁棉 我要报错
  ,!

  悟见禅师决定了事,他的几个弟子也不好再多置喙什么,只好祈佑骆青离能够一举成功。

  悟见禅师将一枚玉简交给了骆青离,那是茸元丹的具体丹方。

  骆青离拿着丹方草草扫了一眼,抬眸道:“前辈,晚辈需要准备一些时日。”

  这张丹方对她而言其实是有些陌生的,而且又是这么高阶的丹药,骆青离不得不慎重一些,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才能尽可能地将失误降至最低。

  悟见禅师了然,“那骆小友这段时日便留在后院中吧,老衲保证,这期间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骆青离施了一礼,觉明法师便将两人带出禅房,去了后院,又给骆青离安排了一间房供她闭关。

  她心里估摸着这一研究最起码也得要半个多月,看了看身侧的陆珩,“师兄……”

  陆珩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摆摆手粲然笑道:“别担心,你的炼丹术我是信得过的,安心做你的事,正常发挥就好了,其他的不用多虑,有我在。”

  骆青离唇角微弯,心下安然,又见陆珩眨眨眼笑道:“不过你如果愿意把小五留下来陪我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小五?”骆青离不由纳闷。

  陆珩轻咳一声,瞥了眼一旁的觉明法师,传音说:“这儿的和尚无聊得很,我对佛门教义又没太大兴趣,这几天准备在附近的海域转一转,小五不是海兽吗,顺便带它去抓鱼咯。”

  骆青离奇怪他和小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

  将陆珩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过后,她明显看到小五的眼睛微微一亮,却划拉着鳍足颇为矜持地说,“那,既然盛情邀请的话,我就勉强答应好了。”

  骆青离:“……”

  小五转过头就去问阿狸,“阿狸,你和我一起吗?我带你去海里玩!”

  “不了。”阿狸敬谢不敏,慵懒地伸展腰肢,舔了舔自己明显稀疏的毛发。。

  它想它大概是和水犯冲的。

  小五玩心未泯,骆青离也不会过分拘着它,既然它都同意了,骆青离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只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开始闭关。

  茸元丹在八阶丹药中难度属于中等,她没有炼制过,但却在药王的手札里读过有关茸元丹炼制时的技巧和需要注意之处,如今将整张丹方研究透彻,再结合药王手札里的这些记录要点,心中又多了几分了然。

  半个多月后,骆青离又重复了几遍炼丹时的指法掌印,确定没有错误之后,便出了房门前去找悟见禅师。

  “准备好了?”

  “是。”骆青离道:“晚辈随时都可以开始了。”

  悟见禅师含笑颔首,递给她一只储物袋,里面是炼制茸元丹所需要的所有材料。

  八阶丹药,光是药材数量就已经达到了数百,一些主药的年份都要求在五千年之上。骆青离扫了眼里头码得整整齐齐的药材,明明储物袋没什么份量,这一刻拿在手里,都觉得沉甸甸的。

  觉明法师这些日子几乎日日都会来关注一下进展,正好撞上骆青离出关,忙上前问道:“骆施主这是要准备开始炼丹了吗?”

  “不错。”

  得到肯定的答案,觉明法师沉默一瞬,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骆施主,恕贫僧冒昧,不知骆施主有几成把握?”

  骆青离寻思片刻,“约莫有六七成。”

  六七成的把握,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已经很好了,许多丹师在炼制低阶丹药的时候都不能保证有这个成功率,更何况这还是八阶丹。

  他看了眼自家师尊,悟见禅师点点头,道:“好了,觉明,出去吧,莫要在此打扰骆小友了。”

  “是。”觉明法师施了一礼,自觉出了禅房,悟见禅师也出去了,还在禅房外布下种种禁制,不让任何外界因素影响到她。

  觉明法师就悄咪咪问了一句:“师尊,骆施主能成吗?您是不是早就预测到了什么,所以才让骆施主来炼丹?”

  他知道师尊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既然选择了骆施主,应该是有十足把握的吧?

  觉明法师还是想探个底。

  悟见禅师直接在他光秃秃的脑门上敲了一记,“想什么呢?难道为师做什么事之前都要开一次天眼?”

  觉明法师一愣,“您也不确定?”

  悟见禅师笑得讳莫如深,“这世间种种,哪有绝对的定数?你未免把为师想得太神了。”

  觉明法师默然。

  在他心目中,师尊本来就是神,好像这世间的事,都难不倒他一样。

  骆青离没急着开炉,她先将储物袋中的药材分门别类地规置好,确认无误过后,便将药王鼎祭了出来。

  这只炉鼎是药王的炼丹炉,品质上必她常用的天星炉还好了许多,这个时候,用它来炼高阶丹药最好不过。

  骆青离打坐了半日,确认自己的精神状态完美,便开始了炼丹。

  指尖轻轻一弹,一簇内火落到丹炉底部,她的内火早已经与红莲业火融为一体,此刻猩红的炉火在灵力催动下熊熊燃烧起来。

  炼丹的过程,骆青离早已经了如指掌,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执行。

  热炉、投药、提炼、融合……

  所有的步骤,就像是刻在脑海里,不需要过多思考,身体便已经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骆青离在禅房内静心炼丹的时候,门外也有不少人在等待结果。

  觉明觉空两人坐在蒲团上念着佛经,面上看来一片平和,心里究竟如何旁人却无从得知了。

  而另一边,作为最直接受影响的当事人,觉慧也很淡然,这时候却还有闲情坐在一旁和陆珩一起品茗饮茶。

  陆珩撑着下巴,看了眼一旁懒洋洋趴着的小五,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不由问道:“觉慧道友一点都不担心?”

  觉慧微微一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一切随缘,担心也无用。”

  陆珩挑起眉,不得不说和尚的心境的确不错。

  小五睁开眼

  “晚辈其实还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你?”

  “你现在”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233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