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军事带队的教官还是卡恩,对方跟杜兰格的关系好,在新生集训的时候就看风久不顺眼。

  更别说后来杜兰格还因为风久退出了机甲大赛。

  不仅没能在整个万古面前大放异彩,还成了上流阶层的笑话。

  他们简直都恨极了风久。

  只是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做什么。

  风久要么在学校,要么与童夫人在一起,就算出门,身边也跟着诸多大少爷。

  以至于到现在他们也只能看着风久踩着皇家军事的肩膀展露人前,还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明星选手。

  类似这种似是而非的话,卡恩没少说。

  大家多数时候都假装没听见,心里对于他这种跟孩子计较的行为更是格外看不起。

  自己多大年纪不知道吗,连个学生的是非都要搬弄,脸都不要了。

  新源的教官嗤了一声,晏教官干脆就没理,若无其事的继续跟众人讨论。

  卡恩恼怒,还想说什么,一直紧闭的大门却突然打开了,风久跟夏卷卷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两人都身形完好,表情看着也很放松,进展应当不差。

  “怎么样了?”新源教官紧张道。

  夏卷卷笑了笑:“很顺利。”

  尽管做了准备,但听她这么说,众人还是难掩讶异。

  他们不过是想着试试看,居然真成功了??

  众人对夏卷卷的说法多少有些存疑,可是等见到小孩的时候,却是真震惊了,对方居然真开口了!!!

  简直就是奇迹!

  小孩还是排斥太多人在场。

  路将军就让人退下,只留下了风久、夏卷卷跟两人的教官在场。

  其他人没说什么,卡恩在愣愣过后还有些不甘愿,却被南城教官不冷不热的怼了两句,差点就吵起来。

  将其他声音隔绝在外,夏卷卷才轻声交代了整个过程。

  “他答应配合我们。”夏队长道了一句后又看向小孩:“阁下有什么话都可以跟将军说。”

  晏教官站在风久身后,有些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不明显的打量了实验体几眼便移开了目光,以眼神询问风久。

  风久平静的与他对视一眼,然后挪开了目光。

  晏教官:“……”

  “你想知道什么?”

  小孩开口,声音有着长期不说话而存在的沙哑,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少年音调的稚嫩。

  他语气平静,甚至让人有一种沉闷感。

  路将军面色无异,看着他郑重的道:“关于你所知道的,全部。”

  小孩看着他们的方向,因为眼睛被遮掩住,让人拿不准他到底在看谁。

  但夏卷卷却下意识的瞅了风久一眼。

  他们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很顺利,顺利到让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军队花了那么长时间都没能得到实验体的一句回应。

  然而两人不过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成功说服了对方。

  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怪异。

  起码夏卷卷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她的所有言行都是参考的前几天的经验,格外老套。

  要说对方有所反应,也是因为风队长的存在。

  之后的过程也没有什么班波澜。

  小孩交代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他应该是实验体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所以了解的东西也比别的改造人多。

  甚至还有研究员的详细信息。

  这份资料实在太难得了。

  整个过程大家的表情都很严肃。

  而作为配合他们工作的交换,小孩可以得到更大的自由。

  只要他不作出伤害别人的事,就能在范围内随意行动。

  不过他有个要求,在这期间,他所有的事务都要风久负责。

  众人看向风久。

  对这个要求有点意外。

  路将军没急着答应,军校生不过是临时找来凑数的,他征询了风久的意愿,见他点头才应了下来。

  如此一来,风久不用再去跟其他军校生一起站岗,只要顾着眼前的小孩一人就成。

  虽然从某方面来说,这任务并没有更容易。

  去的时候是风久、夏卷卷两个人,回来的却只有夏队长一个。

  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对于实验体的要求,少年们都很惊疑。

  “什么情况,为什么那小孩要留风队长,要留不也应该留夏队长吗?”

  “我还说那实验体很可能是个男孩子呢,结果怎么就成这样了,难不成其实是个女孩?”

  “那有什么好奇怪的,许多异族的性别本来就没有界限,搞不好是看脸?”

  “……”

  众人沉默,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别多想了,那个实验体之前就是风队长小组负责的,说不定对方是看他亲切。”

  “……你确定?”

  风久气质平和没错,但跟亲切绝对帖不上边。

  不笑不说话的时候甚至给人一种非常强烈的距离感。

  少年们想不明白就去跟夏队长打听。

  夏卷卷绕来绕去,却始终没给明确答案。

  她知道,要是让人知道实验体对风久存在很大敌意,恐怕又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了。

  毕竟网上传言风久就是实验体的风波才过去不久。

  这个时候扯上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

  古一众很担忧,不确定风久那边是什么情况。

  但看夏卷卷神色轻松,加上有晏教官照应,相比也不会吃什么亏,便也安分下来。

  而此时跟着留在地下的风久,很闲。

  说是处理小孩的一应事务,其实并没有什么事。

  对方的衣食住行都是早就安排好的,不需要风久做什么。

  只是对方对风久依旧存在敌意,所以会给他找些小麻烦。

  比如吃饭要风久亲自端过去,屋子也要他动手打扫。

  不过这个时候,风久基本上都不理会。

  依旧是不怎么宽敞的房间,两人一人占据一角,小孩全身戒备,风久兀自做自己的事。

  对于风久的无视,对方格外的不满意。

  “喂。”他叫道。

  风久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示意他有话就说。

  小孩不大张口的时候,并看不出他拥有多么锋利的牙齿,瞧着跟普通小孩也没什么区别。

  “我看不见,你要把食物给我拿过来。”

  食物就放在门口,走过去也没有几步的路。

  风久却没动,收回视线,肯定的道:“你看得见。”

  即便被蒙住眼睛,有那份超常的精神力在,也同样可以做到许多事。

  否则当时在走廊的时候,对方也不可能顺利的靠近队首。

  小孩却固执的道:“我看不见。”

  风久不再开口,任由他在那无理取闹。

  小孩对着他僵持好一会,然后过去按响了墙上的铃儿。

  那是他与军队联系的方式,有什么需求就可以按一下。

  随后就有专家亲自过来询问情况。

  小孩指着风久道:“他不理我。”

  专家:“……”

  因为接触过,这次来的专家就是跟风久组过队的那一位。

  他看了一眼神色平静的风久又瞧了瞧形似告状的小孩,本着对实验体的纵容,还是对风久道:“是这样吗?”

  “没有。”风久道。

  青年专家知道风久少言的性子,而且真要说起来他其实很好相处,绝对不会给人惹麻烦。

  他猜想是实验体要求太多。

  之前打死不开口,如今开口了就开始无所顾忌,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青年专家不好指责小孩,便试探道:“那需要换人吗?”

  小孩顿了一下:“不换。”

  那成吧。

  青年专家对风久道:“你跟他说说话。”

  风久没有拒绝,道:“你想说什么?”

  小孩又指向地上没被动过的食物。

  风久还是没反应:“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我是。”小孩道。

  青年专家目光诡异的看着两人对话,总有种家里孩子吵架的错觉。

  他见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便道:“不需要的话我就先离开了,阁下若是有事随意可以找我。”

  小孩到底说不出要让风久亲手喂他吃饭的话。

  等青年专家一走,屋子里就又恢复了安静。

  小孩状似强调的道:“我就是孩子。”

  “二十七岁的孩子。”风久道。

  小孩身形一顿,看向风久的方向一动不动。

  风久却面色不变。

  包括路将军在内的其他人都以为小孩只有十五六岁,可实际上他的骨骼年龄已经二十七。

  就算有差别也没多大悬浮。

  二十七岁在万古早已经是个成年人。

  这回对方没说话,自己过去拿去食物吃了起来。

  为了方便实验体消化,他们的食物跟其他人稍有不同。

  但路将军算是下了大工夫了,味道都不错。

  小孩之前拒绝交流,连饭都没怎么吃,如今一个人便解决掉了普通三四人的分量,胃口极好。

  风久在这里接触不到其他东西,连灵气都吸收不了多少,便在脑海里巩固机甲制造的知识。

  她如今已经能顺利的制造出八级机甲,九级机甲的资料也全部熟悉过,只要身体状态好,便能够尝试。

  她必须要尽快达到十级,跟风爹一起研制超能机甲。

  楚千阳测试回来的数据反馈很不错,只要能增加产量,便能将机甲师的战力再提高一大截。

  超能机甲可以比十级机甲更强,对机甲师的身体素质要求却没那么严苛。

  非要说限制的话,就是对精神力跟意志力还有门槛。

  毕竟意识操纵,多数人都很难摒除杂念。

  风久正闭目钻研资料,一直很安静的实验体却突然冲来,半点不留余力的将拳头挥了过来!

  风久侧身躲过去,对方一击落空,却速度飞快的变招再次突袭。

  然后就被风久控住了手腕。

  对方一手动不了,又将另一只手挥了过来,再次被风久抓住。

  说是二十七,但他个子比风久矮多了,但只有跟也交过手的人才能知道对方的力道有多大。

  只是风久力量更强。

  对方双手被束,还想上脚。

  但显然不可能成功,被风久拿了他身上的绷带绑了起来。

  那绷带并不是多坚固的材料,轻轻一挣便会断裂。

  但对方却小心的拆开,再重新的缠到自己身上,连手上的肌肤都不肯露出来。

  但就脸上看到的那点,可以翘楚对方的肌肤很白,并没有小孩的柔嫩,而是更接近苍白的色调。

  “你是军校生?”

  对方开口,不再继续尝试进攻,而是不远不近的打量着风久。

  明明眼睛是被遮住的,却一点都不妨碍那种窥探的视线。

  风久对此不甚在意:“是。”

  对方嘴角弯了一下,像是笑,又仿佛带着嘲讽的弧度。

  这次对方没再仗着小孩子的身体无理取闹。

  实际上他的活动空间还可以更大。

  所以在转了一圈后,对方便要出门。

  而他去哪,风久都要跟着。

  这次风久没有无视,跟着他走了出去。

  门外有士兵站岗,看到他们也没做出什么反应,应该是路将军都交代过了。

  在这整栋建筑里,除了指挥室跟其他实验体所在的房间,其他地方都任由绷带出入。

  但要离开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建筑内开了冷气,温度宜人,条件比起地上炙热的温度来说舒适得太多了。

  只是因为实验体们自身体内能量冲突,太过痛苦之下也没心思在乎外界的条件。

  绷带看着很好,甚至若无其事的来回走动,但他体内的能量也并不是完全和-谐的。

  那点疼痛放在寻常人身上足以是难以承受的程度。

  但他却完全不当回事。

  只是出了门后突然靠近风久,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角,瞧着好似是因为不能视物,所以要被人带着的模样。

  这样子原本显得正常,但放到实验体身上就很不正常了。

  可是没人计较。

  风久也没特别指出。

  只不过让她带路的话,就只能在附近转悠了,其他地方都不会去。

  建筑内有监控。

  绷带的行动全程都有人关注,也没人害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好在绷带也没想着要干什么,一直都很安分。

  只不过跟着风久转了一会,被围观了一路后,绷带便不想走了,开始自己选方向。

  风久很好说话,跟着他乱转。

  很快,周围的人就变少了,对方选择的都是人少的地方。

  然后风久就听着对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2333/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