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很显然,公主现在是处于弱势。

????吉祥如意同时在心里想到。

????因为此时丞相大人不慌不忙的跟着他们,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显然目标明确。

????而公主从一开始的目标明确最后变成了东逛西逛,现在更是直接坐在了这个车楼愤愤的看着旁边桌上逍遥的喝茶的男子。

????“爷,您要的文三爷秘制酱肉来了。”丞相府的人招摇的来送吃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位的东西是哪儿来的一样,声音那叫一个大啊!

????“小姐……”看着公主脸上的气氛,吉祥有点担心。

????“无妨,多喝点茶有利于减肥,你们两个赶紧喝,喝完了咱们去办正事。”洛浅浅哼了一声,轻声道。

????既然顾景琰在吃东西,就没空跟着了吧?

????但是在她们前脚踏出茶楼的一瞬间,桌上的东西就被刚才来送的人收了起来,显然是一口都没动呢,而顾景琰后脚就跟了出去,丝毫没有什么没有吃到东西的遗憾。

????“我就说东西都凉了,没有香味了。”收起来东西的一群人还是相互埋怨着,一边怪走的速度慢了,一边又说是装着的容器太凉才导致凉的这么快……

????显然没有发现,顾景琰之所以不吃了,并不是因为那些的缘故。

????反倒是洛浅浅此时却在沉思之中。

????文三爷?这个名字倒是出现在了陆婉儿的记忆之中。

????而且还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这个人似乎是当初敌国派来的奸细,被送进了宫里,还十分的受到了好评,相当的受重视。

????而当初文三爷最出名的就是这秘制酱肉还有秘制烤鸭。

????但是这两样东西,就算是帝后都没有办法时长吃到的,而她这个已经下嫁了的女儿更是不用说了。

????但是偏偏此时此刻,听到了这个文三爷的拿手好菜?

????当初把这个文三爷献到宫里的人可并非是顾景琰啊!这背后莫非是还有什么奇怪的弯弯绕绕吗?

????整个人都是在深思,丝毫没有留意,云烟阁已经过去了。

????吉祥如意因为已经发觉到了后面跟着的人,还有明显是在思索着什么的公主,愣是也没有提醒什么,跟着公主继续走着。

????而顾景琰路过云烟阁也看到了在门口诧异地看着路过了的陆婉儿的人,也是不由得一笑。

????看来,就算是公主殿下不愿意暴露自己跟这店铺的整改有关联,但是店里的人并不能像是公主那般保密呢。

????做到喜行无色还是颇为困难的事情呢……

????不过他也是悠哉的跟着,不紧不慢,始终在主仆三人身后五米的地方。

????很快的洛浅浅停在了翠柳桥边,这翠柳桥得名于这条河两边的垂柳,翠绿低垂,如少女的睫毛,随风飘动,自带风情。

????她远眺着这长长的河流,满脸都是写着怅然:“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啊?”如意满脸的茫然,这主子说的是什么?为什么就是听不懂呢?

????吉祥一扯如意的休息,主子说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感觉,是感觉。

????“陆婉儿,我倒是不知你还学了闺怨的一套?”顾景琰听着陆婉儿说出口的话,一时间也是心思百转,本以为这国家依旧是‘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倒是没有想过这陆婉儿作为这个国家最为尊贵的女子之一,竟然还有此才学?

????“顾景琰,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直接退婚,从此,我们各自安好,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如若不然,就休怪我出手不留情。”洛浅浅转过身,目光平静,看向了顾景琰,满心都是怅然。

????因为她刚才突然之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这刚才一闪而过的人影绝对不是一般人,应该是暗卫,不知道暗一他们有没有事,只是她知道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顾景琰绝对不是一般人。

????跟那个文三爷绝对是脱不了关系,跟国家的覆灭也是有着无法脱离的关系!

????偏偏现在整个国家都还在动荡之中,为了保住这整个国家的安,还是要一个能撑得住局面的人。

????“你做你的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做我的公主,无忧无愁。”

????顾景琰失笑:“你很清楚,从你要你的父皇下旨赐婚的时候,我们就不是那种能够分割的那么清楚的关系了。至少这个国家里,如果不是我,你也找不到比我更加合适的人了不是吗?”随后却是站在了洛浅浅身边,远眺着这条河:“这条河的下游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国家,但是却是没有这里这么优渥的土地跟丰富的资源,所以国家现在时刻都在面临着危机……”

????“你是在说你的来历吗?”洛浅浅依旧是十分的平静,没有看顾景琰,神色如常。

????顾景琰挑了挑眉:“你在怀疑我?”

????洛浅浅却是毫不客气的看着顾景琰:“文三爷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吧?那一手酱肉的味道不是这个国家里的人能够做得到的,至少有两种香料在市面上都没有见到过,这种事情还用得着我细说吗?”

????“鼻子还挺尖,要尝尝吗?”顾景琰失笑:“至少我没有做什么让国家为难的事情不是吗?我不否认我不是这个国家的人,至少,在这里又有多少人是本来就属于这里的呢?我之所以占到这个位置无非是我的实力足够匹配,仅此而已。”

????一个小国家,拥有丰富的资源,除了吞并,最好的方式自然是联合。

????吞并难免会引来周围国家的想法,显然比起下游国家的蠢蠢欲动,更平和的方法比较好不是吗?

????虽然之前他也是觉得如此,不过如今,他还是比较喜欢平和的方式一点。

????就好比……和亲。

????“所以你是承认你的不臣之心?”洛浅浅当即黑了脸,不由得为陆婉儿觉得悲催,怪不得人家都不肯搭理她,因为这根本就是个所图更大的人啊!

????人心不足蛇吞象,蛇吞象啊!

????“我并没有这么说,我只是感觉做个丞相还不错,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做个驸马什么的,比较吸引我。”顾景琰自然的说道。

????毕竟,自己所处的环境也并不安稳,自己退出来反倒是自在的多了。23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2339/2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