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夫妻来说,不爱了就分开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于孩子,父母乃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是两人共同的血脉,失去其中一个都很伤。

????小丫紧紧抓着李淑芳的手,双眼含泪看着林厚荣,一脸乞求。

????“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林厚荣不耐烦道。

????李淑芳低着头,嘴唇嗫嚅着:“你……非得这样吗?我们多年的夫妻,如果、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她,可以娶她当姨太太的,我,不介意。”

????“算了。”林厚荣连看都不想看李淑芳一眼,冷冷道,“我不愿跟你多说,这婚是离定了。”

????他脸上就差直接写“你说什么都没用”几个字。

????站起来,神情冷漠,“我们缘分已尽,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你还是自觉点,把你跟丫头的东西收拾收拾,趁着天还早就赶紧滚,免得到时候我不念旧情,闹得大家都难堪。”

????恩。

????如果是思如在这,只怕要回他一句,“劳资男人跟家都没了,还怕丢脸,不闹得你家鸡飞狗跳鱼死网破破镜难圆劳资不停手!”

????可惜,李淑芳不是思如。

????她只是哭。

????啜泣。

????质问,“为什么?你当时娶我时,说要一辈子对我好的,这才多久,就喜欢上别人了。”

????林厚荣冷漠脸:“咱俩的开始就是错误,我家只我一根独苗,断不能在我这把根断了。”

????“就是。”林母附和道:“我儿本来就不该娶你,当初没合八字,谁知道你是不是克我家的。不然,看着挺好一人,咋就是生不出男娃。”冷哼一声,“说不定是上辈子干多了坏事,就报应到这一世来了。我家造了什么孽,要被你连累,好在我儿及时想清楚了,否则,等我死了都没脸见家里的列祖列宗。”

????“滚吧!”

????“有自知之明的就该利索的从我家滚出去!”

????“顺带把这拖油瓶带走。”

????“谁耐烦花钱帮别人家养个女娃!”

????林厚荣脸上满是嘲讽,“我劝你还是不要苦苦纠缠了,好聚好散,别夫妻一场最后变成仇人。”

????李淑芳很伤心。

????咬唇,“我……我一个女人家,可怎么办?”

????问以后。

????毕竟这世道生存已经十分艰难了,更别提离婚带娃的。

????林厚荣会关心才怪。

????在他看来,这前世的仇人跟仇人的女已经注定要死的。

????不死也得死。

????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淑芳,“我仁至义尽,你不要让我难做。”

????识相点,快滚!

????李淑芳还没来得及继续诉说委屈,四合院就闯进来几个陌生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衫,戴着墨镜,一进来就喊,“林厚荣是哪一家?”

????院子里,罗大娘正在往外倒洗脸水,本来看见陌生人就有点防备,就问,“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然,没用。

????她那尤其见不得人好的儿媳妇已经默默的用手指向某座屋子了。

????那些人:“谢谢。”

????大步进去。

????罗大娘狠狠的瞪了眼儿媳妇,忙跑去看看了。

????才走到门边,就听到一声尖叫,随即是男的女的叫骂声。

????她:……

????就看到林家那小子被架着走了出来,嘴巴里还塞了一块疑似抹布的东西,林母跑出来,对着那群黑衣人又抓又挠的,最后被制住了。

????罗大娘手脚无措。

????她颤抖着声音喊道,“你……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随便抓人,是犯……犯法的吗?”

????其中一个人黑衣人停下来看着她,脸上带着微微笑,“这位大娘,我们并非是抓人,而是林小哥借了我家一点东西,这次只是想请他物归原主。我们都是斯文人,断不会做出伤人之事的。”

????恩。

????就把人带走了。

????罗大娘抿紧嘴唇,斯文人吗?她才不信。

????但也莫法。

????只能眼看着林家小子被带走。

????四合院大门口。

????林母连哭带嚎死死的扒住走在最后的黑衣人,“你还我儿子,我跟你们无冤无仇的,你们凭什么把我儿子抓走,我要告你们!”

????黑衣人脸很冷。

????道,“想见你儿子?好呀,不如一起去?”

????林母:……

????好一会儿,罗大娘才从院子里跑出来,把跌坐在地上头发凌乱眼睛红肿的林母拉起来。

????“大妹子,你快点去报官,说不定能追回来。”

????林母大哭:“我这是做错了什么!”

????李淑芳牵着小丫从屋里出来,目光冷冷的看着她,“报应,爽不爽?”

????林母抬头狠狠的盯着她,“想撕逼?谁怕谁!”

????……

????捉了林厚荣的正是江州那伙人,当初思如摸走刘公馆的大量财物,让某些骗财骗色的家伙计划落空,唔,换了是她,也不会愿意的。

????留在江州那段时间,并没有低调度日,张扬得不行。

????各种当。

????趴在柜台上跟当铺小哥吹牛皮,“小伙子你觉得哥帅不?啥子是帅?呃,就是俊不?长得好看不?”

????当铺小哥都懵了,很想把一句“谁特么有空闲看你那张衰脸劳资鉴定这宝贝还来不及”甩到思如脸上。

????但,这位是大客户。

????硬是压下心底的嫌弃露出一脸讨好的看着思如:“是是,您真是生得一副好样貌,我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您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帅的。”

????思如微笑,“是你的荣幸。”

????当铺小哥:我也是哔了狗了。

????真是印象深刻。

????预料之中,思如也当了盘隐形的红人。但最终后果是要林厚荣来承担。

????秘密组织花了足足两个月才找到先他们一步劫了刘公馆财产的家伙,原来,是个货郎。

????emmm……

????黑心货郎。

????用他们的钱过上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日子。

????扎心了!

????孟如汀是特意赶来回收资产的,他看着被堵住嘴巴坐在椅子上的货郎先生,冷着脸说道,“你只要把你在刘公馆偷的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你走。”

????林厚荣:“唔唔唔……”配合着瞪眼摇头。

????孟如汀:……

????让人把他嘴里的抹布拿掉,“说!你把东西都放哪里了!”

????林厚荣大喘着气,一脸凶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管你们是谁,快把我放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美男,我是不会从的!”

????孟如汀脸很木,喂喂,你是看了什么雷剧吗?24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2637/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