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分赃

小说:摘仙令 作者:潭子 我要报错
????包厢的门一关上,为安全计,陆从夏手上的结界还是一层层地打出,可是打着打着,就感觉她被一头饿狼的眼睛盯住了。

????“噗!做为随庆前辈的唯一爱徒,你缺过东西吗?至于要这样看我?”陆从夏真是拿她没办法,“还有,你那么有钱……”

????“我有钱是我自己的。”

????陆灵蹊特别好奇陆望老祖这个一万多年前就飞升的仙人,怎么留个东西,就能跟修真联盟玩这般暗渡陈仓的把戏。

????当然了,她也好奇陆望老祖的东西。

????“你不是说我是陆家人吗?怎么?有好处的时候,我就不是陆家人了?”

????“呸呸呸!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分你了。”

????这个锅,陆从夏坚决不背,“先别急啊,这里你查过了吗?”

????“当然查过了。”

????陆灵蹊比她担心呢,“不放心,那就看着啊!”

????话音刚落,她腰间的聚火葫芦突然喷出五株异火,紧跟着,无数花雨飞舞,它们追逐异火,瞬间在房里布了个降魔大阵。

????不论是什么人的神识,只要本尊不在这里,降魔大阵都会有所感应。

????“怎么样?没有吧!”

????陆灵蹊洋洋得意,“不要吊着了,快点拿出来吧!”

????确实不必吊着了,安全无比。

????陆从夏袍袖一甩,一颗小小,像是穷巷石屋石头的东西,飘到了陆灵蹊的面前。

????“不知道它是什么吧?”

????陆从夏朝有些呆的人露了八颗牙,“普通人都会认为它是石头,但事实上,它有我陆家千秋荷的气息。”

????“这里面是藏了储物戒指吗?”

????“不知道!”陆从夏伸手接住小石头,轻轻一捏,果然,里面有一枚储物戒指,“你猜到了。”

????陆灵蹊翻了个白眼,“别耽误时间,看看里面有什么?”

????陆从夏把神识透进去,把里面的玉盒一个又一个地挪出来。

????很快,不大的包厢就被大大小小的玉盒和乾坤玉盒占满了,挤得她们连转身都困难了。

????“还有一枚玉简!”

????陆从夏把神识先透进去,没一会退出的时候,脸都僵了。

????“说什么?”

????陆灵蹊打开一个乾坤玉盒,发现里面摆得满满的银精,而且看样子这东西还提纯过,拿着就能炼器了。

????然后又一个乾坤玉盒,里面是提炼过的铄息,都算得上极品灵材。

????“你自己看!”

????陆从夏把玉简递给陆灵蹊,帮着把一个又一个的玉盒打开。

????“老夫陆望!”

????陆灵蹊的神识探进玉简,“储物戒指里的东西,是老夫新近从七杀盟收来的利息。他们敢偷老夫的东西,就得做好被反偷的准备。

????联盟那里还有四个没偷的,等你们有能力了,自己去取。

????修仙界实力为上,没有实力,你们是天王老子的后代也没用。

????能为你们做的,老夫都已做过,接下来看你们自己。

????家族——于看到这枚玉简的后人而言,可能是包袱是拖累,但是,没有家族,同样也没有你们。

????同室操戈,是世上最蠢最愚的事,你们既然拿了老夫的东西,就请记住,你们姓陆。

????老夫留在此处等待后人的分神,因为时间关系,会在最近自动散去,以后你们要靠自己,拜天拜地拜菩萨,都不如拜自己,保重!”

????这就完了?

????陆灵蹊都想冲到里面问他,知不知道,后人有畅灵血脉,知不知道她现在缺炼气决的后半部?

????还有,那什么同室操戈是几个意思?

????是在说她吗?

????不过,既然知道七杀盟偷了他的东西,并且完美甩锅给霉鬼宋墨存,陆灵蹊觉得,这位老祖宗应该知道她,知道最近修仙界的事。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祖宗帮她解了宋墨存这个后顾之忧,毕竟没了宋墨存,宋在野再厉害,也打了个大折扣。

????“唉!”

????陆灵蹊意兴阑珊地把玉简又塞还给陆从夏,“我有法宝,用不上你这些。”

????她不要他的东西总行了吧!

????同室操戈是世上最蠢最愚的事,那怎么早没成祖训?

????没有内鬼,引不来外贼,信老祖和诚老祖的事,她将来有实力了,总要按着陆岱山,让他痛哭流涕。校园花心高手

????还有陆传……

????想到那两个人,陆灵蹊什么劲都没了,“我走了,以后你家的事,不要来问我,我叫林蹊,只是得了陆望前辈的传承,我们之间可以是朋友,但仅此而已。”

????“站住!”

????陆灵蹊一把拉住她,“你不会以为老祖就从七杀盟带出这么点东西吧?”

????这里都是极品灵材呢。

????“还有灵药和灵石,应该在另一个储物戒指里,只是它放的角度有些问题,我现在不方便回去拿。”

????“跟我无关了。”

????陆灵蹊戴着储物戒指的手,在她面前样了样,“我是我师父唯一的徒弟,我还走狗屎运,发现了一个极品灵石矿,至于灵药……,本仙子也不缺。”

????“你不缺,那你爷爷,你爹,你娘他们也不缺吗?”

????这家伙的态度反转得太过,陆从夏严重怀疑,她是因为老祖的那句同室操戈,而不愿拿这里的任何东西。

????“信叔的事,我现在跟你表明态度,我——陆从夏是站在你这边的。”

????这几天,陆从夏把认识她,到那天她暴露身份,惊吓之下想要杀人灭口的事,又全都想了一遍,严重发现,那天以为要死的感觉,其实还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十面埋伏瞬息而动,一片花瓣刀就可以抹了她的脖子。

????凭林蹊对付连肆和宋在野的手段,如果不给机会,她别想拿出灵符撑起护罩,毕竟元婴修士的灵符也是需要时间才能启动的。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岱山老祖和传叔耳根子软,容易被人左右,这一点,我想你早就发现了。”

????陆从夏在心里叹气,“如果可以,我也想管他们,我的目标是,早日超过他们,然后,以绝力实力,把陆家在性格上,有很大疏漏的人全都梳理一遍。

????让他们明白他们自己的短板,让他们警惕外面人的利用。”

????她有好多好多设想,但那些设想,现在还只能是设想,因为没有实力,哪怕她是千秋荷的守护者,也不会有几个人听她的话。

????更何况,千秋荷还不被普通族人所知。

????“我们修士谈因果,他们自己做的因,自然要自己承下果。”

????九叔陆传其实早就自己承下了当年的恶果。

????这一点,陆从夏知道林蹊这么聪明,肯定也早就知道。

????“我不觉得这是同室操戈!”

????对陆传,林蹊都下不了手,更何况陆岱山了。

????陆从夏觉得这家伙有点傻,“所以,东西你可以照拿,以后,等你厉害了,你想让谁谁趴在哪,就趴在哪。”

????她们两个现在都是没实力,只能暗搓搓地想的人。

????“这些可都是极品灵材,不管是炼制法宝,还是卖灵石……,噢,不对,你还没参加过高阶修士的交流会吧?越到最后,灵石能管的作用越小,高阶修士之间,都是各取所需,比方说,你想买一颗几千年朝上的灵药,或者说,你想要我的沉疴草,我是绝对不会卖的,我留着它,可以跟人套交情,可以换取在我看来,比沉疴草更重要的东西。”

????这?

????陆灵蹊有些明白了。

????她确实没参加过高阶修士的交换会。

????宜法师叔也说,等过这一段时间,就带她好好参加几个。

????大家可以彼此交流修炼心得,可以交换各种所需,外界却难得一见的宝物。

????那这些灵材……

????陆灵蹊才低头看向银精,陆从夏的袍袖一甩,所有的玉盒已经全都打开。

????“拿吧,我大方的时候很少。”

????陆从夏会把这些东西交给族里,“多的,你多拿一点,少的……”

????她看向最少的庚金,只有一大一小两块。

????据说这东西炼到刀剑之类的法宝后,会提高一到三成的锋利程度。

????林蹊手上的重影若是用庚金加炼,少了肯定不行。

????陆从夏在她的目光也瞄向庚金的时候,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少的,你拿其实他东西补上。”

????“……那我看上它了。”

????陆灵蹊以灵力摄过拳头大的庚金,“先拿着行不行?”

????都拿到手了,还问什么问?

????陆从夏冷着脸,把装庚金的玉盒关上,收进储物戒指,“其他的东西,你接着拿吧,回头,我把另一个储物戒指也拿到手,再算庚金的账。”

????人家都这样说了,陆灵蹊当然不会再拒绝。

????她已经发现,这家伙确实有些小气。

????明明是她劝她拿该得的,结果拿了一块大点的庚金,就小气的冷了脸。重生之“情敌”太霸道

????哼哼!

????现在冷脸早迟了。

????陆灵蹊算计着家人的法宝,每一样灵材都拿了些。

????好在,像庚金这样的宝物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不用老考验她和陆从夏的关系。

????半晌,等她赚的盆满钵满,才关心的问一句,“你是不是也拿一点?”

????“我跟你不一样。”

????陆从夏把玉盒又一个个地收进储物戒指,“如果要拿的话,我肯定会在长老族会上。这些是我带回的,本就有人一份。

????以后需要什么,还可以向长老族会申请!

????只要是确实需要,陆家长老们还是挺通情达理的。”

????陆家的修炼资源虽然没像叶家朝叶湛岳那样倾斜,但是该给的,长辈们也早早地给她了。

????陆从夏对家族很有感情,“我们不一样,我乐意背起家族。”

????等她修为高了,她还要把所有看不起陆家的人,全都踩一遍。

????“穷巷那里,我会找机会再去的。”好在明天就是道魔再次开擂的日子,“等我把另一个储物戒指拿到手,就去找你。”

????修真联盟手上还有四个老祖封存的乾坤玉盒。

????陆家现在要不起,但是,林蹊厉害了,只凭她跟陆家的外在关系,那些人都要想想,是不是能再那么无视陆家。

????“好!”

????陆灵蹊答应得脆脆的,“我手上也有几样好东西,回头,我们两个换一些。”

????换?

????陆从夏挑挑眉后忍不住笑了,“林蹊,所有你认为用不上的,我们陆家都可以拿你用得上的换。”

????“什么叫我用不上?”

????陆灵蹊有些炸毛,“你有陆家,我还有千道宗呢。”

????她怎么早没发现,这家伙的胃口这么大呢?

????怪不得,在叶湛秋的上一世,那么厉害了。

????“能换的我可以换,不能换的,你想都别想。”

????“行!”陆从夏好脾气,“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怕你有时候不方便而已,你至于跟我炸毛吗?”

????对家族有戒心,她能理解。

????陆从夏反思自己操之过急,“我可告诉你,淘汰赛后就是争霸赛。想要抢占第一名,你的对手,就不止是魔门修士了,还有可能是我,是道门所有新秀。”

????那又怎样?

????陆灵蹊一挥手,无数花雨瞬间在她手中化成一朵漂亮的淡青色莲花,“除了它,我还有拳头。”

????呃!

????陆从夏闭嘴!

????“你可千万要打到最后的争霸赛。”

????陆灵蹊收了重影,朝她样样拳头,笑得有些狰狞,“我等着揍陆家的人,等了好久了。”

????那天,她是吓了这家伙,可是后来,又被她找回了场子。

????“还有,你们太霄宫的修士,只要落到我手上。”陆灵蹊朝陆从夏龇了龇牙,“我保证,都会重些的。”

????……

????凌雾的目标,也是后来的争霸赛。

????她都不用师父说,就在驻地的炼功室,不停地挥剑再挥剑。

????名次要越高越好,但是越高……遇到林蹊的可能性就越大。

????当年要靠她救命的小丫头,现在追上她,并且超过她了。

????争霸赛上,万一她倒霉要先遇上林蹊……

????只要一想到师父跟林蹊的关系,凌雾的心中有就一份紧迫感,总觉得,如果哪天落到她手上,会比旁人艰难些。

????那丫头虽然记恩,却也不是能吃亏的主。

????以前的她是没实力没办法,现在的她,有实力,又有擂台那个最好的报仇地点,凌雾感觉,如果她是她,一定抓着机会,把所有跟当年有关系的人,全都狠揍一遍。

????一面灵盾飞到了她的颈间,凌雾在挥剑的时候,一次次地让灵盾护持脖子,总感觉,擂台上再遇到林蹊的修士,会被捶肿喉咙,说不出‘认输’两个字。

????/txt/88711/

????。_

2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2735/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