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团战异变

小说:帝神通鉴 作者:孤在上 我要报错
  “距团战结束剩半个时辰。”

  观战者怀揣着莫名的心情注视着各个浮岛上的情况,大妖和太子横.王让的战团数量损耗极大,俱都仅剩二三十。

  宁鹤的战团几乎被凛爻战团的大阵淘汰光了,

  细究起来,凛爻战团还有五十左右的团员,幸存率竟是最高的。

  太子横也有所察觉,朝湛长风传音试探道,“一举将大妖淘汰光,如何?”

  “是该诀胜负了,将大妖都淘汰吧。”湛长风叫一众团员快速解决宁鹤帝君的战团,并让寄枉.昉翊几个较为强大的灵鉴,过去支援太子横。

  太子横一看,略微满意,顺势缓下攻势,恢复力量。

  冯诸天身边的唐瑞叹息道,“这凛爻王也真有本事,到现在,别人都没发现她拔走五面战旗了,照这样下去,她捱到团战结束就赢了。”

  冯诸天吐出一字,“不。”

  “您是说......太子横或宁鹤帝君会赢?”

  “她不只要五面战旗。”

  唐瑞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这样说,她再妄动,恐会一无所有啊。”

  “你们自己看她那些团员的所处位置。”

  冯诸天的扈从都不是笨人,按着他的提点去观各岛上的情况,还真看出了一点端倪。

  俞清道,“太子横那座初始岛屿,本该在战圈的靠内位置,现在却在边缘了。”

  “不知为何,追击她的大妖极多,她却利用这一点,不断转移战场,让整个战圈都发生了偏移,变相把太子横那座初始岛屿挤到了一边。”

  冯诸天伸出手指,划出一道线,“还有她的团员,在与宁鹤战团打斗时,分布到了各岛上,照这分布看,恰好都挡住了进入宁鹤帝君那座初始岛屿的路。”

  另一扈从薛易绣不太相信,“这人的胆子也太大了,不应该小心藏着自己吗?”

  华年精辟总结,“贪。”

  她想得到所有战旗,太贪了!

  瞬息变故陡生,关注湛长风的修士,第一时间就发出了疑问,“她往那边去干嘛?!”

  原来湛长风败了一位大妖后,便趁四周无人,往外遁走了,看方向,赫然是太子横的那座初始岛屿。

  湛长风仔细计算着时间,等她拔走太子横的战旗,就立即去宁鹤那座初始岛,即使中途被发现,寄枉几人会快速缠住太子横,其他团员也会拦截来阻击她的修士,为她拖延时间。

  她有九成的把握,扛到团战结束。

  但意外总是来得那么不期然,当她拔起第六面战旗时,天庭气运之灵的声音响起来了,“战旗已被拔走六面,剩下最后一面未有得主,团战即将进入新阶段——道印之争。”

  所有人都懵了,“什么战旗被拔光了?”

  “道印之争又是什么,以前的团战里都没出现过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太子横稍一思考,气笑了,好一个凛爻王,瞒天过海玩得溜啊,她非得找个机会喂她一顿送行饭。

  她气愤过后,便是一阵畅快的幸灾乐祸,想那凛爻,也懵了吧。

  湛长风确实是无奈,好了,后续计划都没用了。她试着移动身子,然从天庭气运之灵出声起就动不了了。

  要说最生气的,还属姬朝月,她跟宁鹤帝君斗了那么久,眼看一剑下去,就要将他彻底击败了,如此关键的时刻,特么来个道印之争,道你个鬼!

  宁鹤帝君此时已恢复了普通人族的形态,他倒在地上,姬朝月的剑抵着他的心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宁鹤帝君眼神亮堂,天也看不得他输,凡有一丝机会,他就要绝地反击!

  天庭气运之灵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随后说,“请凛爻王抽取道印之争的形式。”

  湛长风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签筒,里面装满了长条竹签,同时她的身子可以动了。

  她试图看清隐没在签筒里的那部分上都写了什么,遗憾的是看不清。

  观战者们瞪大了眼,其中前两届的帝座留名者更是震惊且不可置信,难道说他们的团战方式都错了,没有打出真正的团战精髓?!

  不是说,最终考核的奖励是道印吗?

  怎么在团战中就出现了?

  它究竟有多少?

  “无名无始,大道之源,是为道印。”天庭气运之灵的话就像响雷一般丢在众人脑海中,叫他们面面相觑。

  竟是......此等神物?!

  “道印化九九八十一枚,将在古天庭的各项比斗中,陆续投放,直至最后一场逢帝会上,选出天帝,由天帝将八十一枚化一,执掌真正的道印。”

  “在这期间,执掌小道印者,可随意进出古天庭,可随意进入古天庭多处修炼宝地。”

  修士们都沸腾了,古天庭可有好几处修炼宝地,这次的第一战团能进入的玄机阁就是一处悟道圣地,进去一趟,抵自己悟数百年!

  若拥有随意使用这些资源的特权,那道行还不得蹭蹭上涨?!

  所有修士都红了眼,恨不得代替岛中的人参加道印之争。

  湛长风思虑地更多,比如道印凭什么可以作为天帝执掌九天的象征,它有什么特殊之处,准圣们真的会将这权柄,交给天帝?

  而此刻,她必须将近在眼前的小道印拿到手中,不然就枉费了她的灵石。

  湛长风使自己的思绪进入空灵之中,凭直觉抽出一根签。

  上书: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她将签面向天庭气运之灵,等着祂解读。

  天庭气运之灵看过一眼便道,“此言,应最终考核第一试,故将以最终考核第一试的结果,决定胜负。”

  “第一试中,你如果能拿下北天庭第一,小道印和七支战旗里的气运都可予你。”

  “你若不是第一,将以你.宁鹤帝君.太子横.王让.时桉.妘萝在第一试的成绩,结合目前你们各自团员的剩余人数,评定第一第二第三。”

  湛长风第一时间察觉祂话中的坑,“我若不是第一试的第一,那小道印和七支战旗归谁?”

  “无人可得,只有前三的常规奖励。”

  太子横几人无法接受这一规定,争问原因。

  天庭气运之灵:“道印,唯气运之极.功德之极.实力之极者可得,凛爻王徒手拔起六支战旗,已达气运之极,道印之争,只是对她一人的考验。”

  众人不甘吗,当然不甘,但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天帝之位,是需要这三极,他们争不到,是因为他们不合格而已,能怪谁?

  如此一想,战旗的难拔原因就有了,因为它是在筛选气运之极。

  “说来凛爻王也够倒霉的,她都已拿到六支战旗了,离赢之差一步之遥,结果还要跟全北天庭的修士去争第一。”

  “胜算渺茫啊,咱北天庭强手如云,这第一哪里是好拿的。”

  天庭气运之灵在众人的热议中,宣告团战暂时结束,“凛爻王战团剩余四十五人,太子横剩余三十七,时桉剩余三十二,王让剩余二十九,妘萝剩余二十七,宁鹤帝君剩余五,最终结果将在考核第一试后宣布。”

  :。: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3728/1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