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开除第五天,离校第四天,确定行程第三天,凌茗和承诺乘坐早班机飞往伦敦,历经十六个小时到达希思罗机场,然后寻到偏僻处,自行起飞,于稍微晚了点的傍晚时分到达英国西南部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

????由于是巨石阵的所在地,这里到了晚上人还不少,承诺亦步亦趋地跟着凌茗,沿路随便听了几个人的想法,与自己的怀疑交相呼应,“我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啊?”

????“现在还早呀,”原计划是剑桥,欺负承诺不认路的凌茗自行篡改安排,“为你介绍一下石中剑举世闻名的发明。”

????半年来一直有出国任务,承诺的英语精进不少,凌茗更是早达到了local水平,再加上两人附带翻译效果的精神感应,顺利沟通不在话下,闲聊扯扯再几杯小酒,两人很快问到了需要的信息,顺便还借了辆卡车。

????依然寒冷但已略带暖意的晚风中,一辆只载了两人的卡车逆着回来的车流向前方开去,伴随着一路飘飘渺渺的乡村小调。

????完全没上过驾校也根本不会开车的承诺坐在主驾驶座上,装模作样地把着方向盘,凌茗在副驾驶座上安心地哼着歌,既不考虑这卡车为什么还能平稳前进,也不担心发生什么意外——极致的灵用精神控制车,比最简单的赛车游戏还要容易无数倍。

????路旁大片大片的麦田一望无际,随着风势微微倾倒,天色真正黑透了以后,只有满耳的哗哗声。

????凌茗看了看坐标,指挥承诺停在路边,两人面向漆黑的麦田,坐在车顶上。

????“几点了?”凌茗自己有表,她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午夜时分的午夜巴黎。

????“十二点整。”承诺抬起手上那块凌茗送给他的午夜巴黎,在月光下闪烁着光芒,“我们在等什么?”

????“外星人。”凌茗眨眨眼睛,眸中映出夜色如水。

????黑夜给了黄种人一双黑色的眼睛,也给了极致的灵超凡的耐心。无言无语地观赏夜景,凌茗和承诺就这么度过了两个小时。

????转眼已经凌晨两点,本就身在广阔麦田中的他们再见不到一点光亮,万籁俱静。

????“呜!呜!”一阵大风无来由地刮来,似乎还有着精确的方向和强度,显得特别诡异。

????凌茗闭上眼睛,对承诺说道,“用精神去看。”

????还没受过专业开发的两人需要闭眼才能用精神视物,这样做以后,他们清楚地看见了风中的三个人影。

????很显然,这其中有一个元素组风种和一个幻觉组,负责御风飞行和设置幻觉屏障掩饰行迹,又因为凌茗说过要带他来看石中剑举世闻名的发明,所以这三个人当是石中剑无疑。

????承诺很好奇,他们大晚上不睡觉,这么偷偷摸摸地跑到一片郊区麦田里做什么?

????那边的三个人没有察觉到旁人的存在,也自信那个幻觉组的幻觉屏障绝对可靠,稍稍分工,就开始干活。

????巨大的闪电以各种形态向地上狠狠砸去,最后一个人是元素组电种,控制微妙的闪电使麦秆尽皆平顺倒塌,茎节点产生烧焦痕迹,旁边的风种也用小型龙卷风予以辅助。幻觉组一边维持屏障,一边拿着修改多次最终成型的图指挥两个元素组,一个造型奇怪的图案渐渐成型。

????“石中剑特色教学法,麦田怪圈。”开了空间屏障的凌茗,说话肆无忌惮,“最早是一个电种的无聊之举,因为需要相当的实力才能完成,所以被选定为元素组电种的考核作业,后来不断发展成全石中剑组队完成的考试内容。”

????“如果带了医疗组营养种,就能使被压折的麦秆继续生长;带了元素组土种,改造该处土壤后可以让图案在第二年依然出现;当然,元素组木种出马,绝对是满分的节奏。”那边的三个石中剑应该是新手,只做了一个生命之花,人员配置也不很完美,凌茗简单点评了一下,“为了防止被人看到,采取的方法有幻觉组、天气组或者空间组,也不排除单个不具备隐蔽能力的能力者搭配作战,曾经有一个暴风雨种和电种联合创造了强雷雨,连他们自己人都不愿意在那种恶劣天气下作业~”

????世界真奇妙…能力者界的传奇故事,果真是永远听不完…

????指针渐渐走向三点钟,那群麦田怪圈的创作新手在做最后的修饰,准备拍照记录回去交作业。

????“有人!”坐在车顶登得高看得远,承诺下意识吼了一声,尽管依照常理,半夜起来看田的大叔是看不见异常的。

????承诺加强视力的肉眼看得见,那边小心望风的幻觉组当然也看见了,大概因为真的是纯新手的缘故,他表现出超过正常水平的恐惧,距离这么远,承诺都能听见他思想的剧烈波动。

????就在这个当口,他忘记维持幻觉屏障了!

????被普通人看见能力者行为,按习惯法是无期徒刑般的重罪,其他两个人还没有反应,但幻觉组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一瞬间无数记忆和想法过脑,差点把关注他的承诺给吵炸。

????“刷!”凌茗出手依然当机立断快若闪电,一次空间转移,超常发挥将三人全部带回,只留下没有精加工的麦田怪圈,等待着成为明天的新闻。

????不管明天的新闻里会不会说人为恶作剧制造麦田怪圈,承诺开足马力再加精神辅助,以赛车速度扬长而去。

????走了足够远的距离,到了足够偏僻的地方,承诺终于停了车,凌茗设好空间屏障,没有这个想法,但两个观众终究还是跟不知情的表演者见面了。

????浅金色卷发、绿色眼眸,这三个人是传统的英国人,与霍尔家族的两个逗比长得还有几分相像,看清眼前的人是黑头发黄种人亚洲面孔以后,他们明显吃了一惊。

????“WecomefromTianwei.”

????听见这话,他们脸上显而易见的紧张大幅缓解,元素组风种代替他累死累活和惊吓过度的两位同伴出来交谈,“Oh!It'sreallygoodtomeetyouhere,thanksforyourhelp,ifit'sconvenientforyou…mayiknowyourname?Imean,iknowachineseman,hisnameisWilliam.East,doyou…”

????“No,wedon'tknowhim.”东方觉,凌茗怎么可能不认识,没想到一来就碰见一个认识她哥的石中剑人,运气也不要太好。

????“Ok,ok,nevermind,”风种见识了凌茗一次带三个还距离不短的空间转移,认定她是厉害的前辈,表现地无比诚惶诚恐,“so…”

????“MynameisKathy.”做前辈感觉就是爽啊,凌茗愉快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马上在精神世界里被承诺质问。

????“没关系的,别说英美单词的差别,单是这个名字本身…”脑波跳跃但面上不能露出表情,其实是很累的,“我一般叫Kathrine.”

????简化也是很赞,承诺在对面期待的目光下,展现出一个标准的微笑,随即报上名号,“I'mIke(Issac的简化).”

????朦胧夜色中,两个偷偷看人家做作业还不说真实信息的人就这样和三个石中剑的外国友人亲切交谈直到天明,甚至于还一起去还车以及在路上看早间新闻的麦田怪圈报道,结束时对方给予了“Goodenglish”的评价。多年之后,回想起在英格兰的第一夜,凌茗和承诺依然会邪恶地笑出声来。而那三个最终成为老手的石中剑人,一辈子都不会知道那晚遇见的救命恩人,其实偷进了石中剑论坛看到他们的麦田怪圈招人信息,然后记下坐标大半夜跑来看免费节目,更不会知道,这两个人的正名,最终撼动世界。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94546/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