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深蓝色的夜幕下已经没一个明亮的厅堂,隐隐能看见远处大马路旁矗立的白光,听到一二辆夜车驶过的声音,别人家拴在门边的狗一只一只没了声响,推开窗户,翻身展翼,视野又往外延伸了一片。

????盛夏的夜亦微寒,承诺调起元素组火种的内劲温热身体,坐在高台边痴痴看着远方。

????一缕…棕褐色发丝…

????一阵…极寒凉异香…

????猛然转头看到那熟悉身影,何其似梦,叫人不敢妄信。

????“茗…”不自觉地伸出手,向着自己一遍一遍想过,熟悉到快要脱离现实的身影,她今夜着的无袖雪纺,显出消瘦些许。是多么想要触碰到…却生怕碰坏了发疯般想细心呵护的她,以至于作为先锋的手僵硬弯在身侧,不知是进是退。

????那道梦轻轻走来,将右手贴放在那伸出的左手上,左手将不因有的冰冷直传向心,一股温暖马上渡了过去,劲头那般克制,不愿让那边有丝毫冰冷,又担心造成任何不适。

????两只手紧握,温暖流通,凌茗贴着承诺坐下,双方的动作都小心谨慎,得到失去再得到,狂喜之外还有从未达到过的珍惜。

????“我…”承诺以为有千言万语,但字字句句他都在幻想中说过,如今面对真正的凌茗,他反倒觉得哪一句都不妥,下意识攥紧右拳,决心一应吐露,“是我的错。”

????“我不应该没忍住去了东方家大宅,不应该转身离开,不应该把本是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不应该后知后觉,不应该没想明白…”

????承诺的每一个不应该都有回忆支撑,凌茗听着听着闭上眼睛低下了头。他像是忘记自己是灵一般毫不架设精神屏障,那些记忆像水流一样在四周漂动,清清楚楚。

????“天竞彻底举起大旗,要强制征服你们作为傀儡使用,你知道吗?”

????这里污染尚少,夜色深沉,时至深夜,四下静谧,凌茗低着头,承诺看不清她,但是那颇轻的吐音却很清晰。

????承诺喉头微动,他当然知道呀,这些天所有消息不论大小都灌进了他的脑子里,只是无法加以思考。

????“我知道。”

????“那你们呢?应该有计划的。”

????计划…当然有,早就有了,而且一切都纳入了谋划计算…可是,这些是凌茗的问题呀,她是什么意思?

????承诺突然间寒气冲头,进而扩散到全身,连火种内劲都抑制不住。

????“欺天计划发布,承家拒绝,天竞发起战争,时局危矣。你们应该早就有计划,一直在紧密部署,如今当全盘实施,力量集结和安排这些都不重要,你们最大的筹码在于证明欺天计划的不可行性。而如果自己没有答案,最可能就是看到当今世界上还没有加入欺天计划的组织,到他们那里寻求解答,可是这个去往那些组织的使者,迟迟没有出发…”凌茗的身子微微颤动,承诺全身心都放在她那里,不敢说话不敢动。

????“没想明白…后知后觉…牵扯本是无辜的人…有谁能真的想明白?世上时间组先知种有几个?人的参与终究还是自己的决定…”用力甩手,起身拉远,凌茗话语里带着哭腔,又含着绝望中迸发出的坚定,“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是会去东方家大宅,可能不会转身离开,但仍无法改变…”

????承诺紧张地站起来,他想抱抱那个在微风中颤动的身影,他的女王,他的世界,他在晨曦朝阳下命定的一见钟情,他在无尽幻影磨难里认准的不变信仰,可是,他好怕呀,有什么要从指缝间滑落了吗?

????“你哪有什么错呀,”棕褐色发丝在风中飞舞,泪水划过脸颊坠落在地,“你有错,可我怎么能把那算作错?你错就错在太爱我!”

????像有一根无形的弦,当场崩断。

????千方,出鞘。

????屏障,加身。

????“忘了我吧,承诺,我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有什么资格成为一个人的世界?不过也是一个能够刀剑相向的人而已。这次,不许你自杀。”

????两个空间扭曲在一瞬间释放,占住左右,凌茗剑指前方,直取承诺。

????火焰羽翼展开,承诺飞速后退。

????“凌茗…”承诺还没有相信,因为梦魇的缘故,他常觉得发生在夜里的一切都是梦境,但是这个太真实太强烈,迫使他唤回自己对现实的反应,眼前是一场对战,他曾多次遇见过前奏,但从未到达过开始。

????千方剑动,幻觉世界一个接一个被调动,挟着精神冲击而来,承诺终于重新建起精神屏障,同时羽翼几下扇动,躲开千方剑尖所指,火焰轨迹构成数道光影。

????然而移动到的每个方向上,都有空间扭曲在等待,小范围腾挪、钢羽爆破,承诺尝试各种方法解决,但是永远的被动终究有危险的时候。

????息空,出鞘!

????灌输能量,轻易破开面前的空间扭曲,但后面紧接着就是一个带粉碎的空间扭曲。

????碎星眼,发动!

????时间太短,惯性太大,唯有贯通主脉,接连二三支脉,息空能力使用,效果增强开启,小范围时空变化。

????息空带着承诺划过空间扭曲,成功转至另一方向。

????漂浮着点点碎片的幽蓝就在剑前,承诺心下一惊,反拿息空,羽翼大扇,强行躲闪,不料身后早有一个长时空间扭曲等待,避无可避,息空倒挥,意图改变时空,可为何那里幽蓝深邃,全不受息空影响?

????身后羽翼解体,全部向前,千剑阵!

????空间扭曲被破开了,承诺重结羽翼,在空中稳定,凌茗的攻势也是一缓,碎星眼下看不清心中所想。

????更快的速度、更多的空间扭曲,他都没注意到;带粉碎的特性、些微时空控制的能力,他以为都是碎星眼的加成;但是刚刚那个空间扭曲,加持的是从未体验过的能量,焕然一新的能量。

????能力等级4了呀。

????承诺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想些什么,凌茗也没有让他想下去,双方互不能探查心思,但仍有默契的心领神会,接下来的攻势,具是能力等级4的水准!

????一个个空间扭曲幽蓝深邃,几乎就要自成空间,每次空间转移都恰到好处,释放攻击的距离无比精确,承诺在这时空能力的笼罩下竭力拆解躲闪。

????能力等级4啊,他曾见识过多次,也对战过,但不愧是凌茗,到达了同样的水平,必然要胜过其他人,每一招中蕴含的规则,都要更完整、更稳定,不过…规则是什么?

????承诺猛然间意识到,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些空间能力释放在他看了有了另一层意思:在一片稳定运转的完整大空间中,有物质在缓缓流动,或者顺着它的流动打开一个频率相近的通道,但外面是不能加以控制的一片混乱;或者探知流动的轨迹和规律,在这河流里放进一条船,飞快地从这里去到那里…

????某一刻他骤然觉得,自己也能这样做!

????羽翼扇动,能量全部集中,就是这个位置这个状态,没有问题!

????凌茗身形一滞,碎星眼消退,熟悉的感觉包裹着她拿千方的那只手,温暖又安稳,让她鼻尖一酸,经不住要滴下泪来。

????更小的时间单位里,空间扭曲还在那边,两个正在消融,一个刚刚成型,半道火焰轨迹隐约可见,可另外半道,赫然在她身侧。

????瞬移…

????一个非时空专业,在长久的体验与感知中洞察理解时空,认识到规则,凭借足够的能量和速度,精确捕捉,产生等同于空间组空间转移的效果。

????承诺,天赋竟有如此!

????“家国天下…红尘情爱…未尝不可共有…”

????身旁那半道火焰轨迹内蕴含的能量,和对面残留的,全不像由一人留下。达成能力等级3的一瞬间,他借助爆发的能力加持精神,感知到了这样的话。

????“全程,你一直在拆解躲闪,息空要碰到我时还不顾危险强制避开,仍如从前一样…”凌茗感受着从手上到背后传来的温暖,还有她喜欢到只要闻着就心安的味道,“你还是你,从前现在都是你。那么从前的承诺,那个只要能动就会去闯去拼,只要有目标就会破除千难万险,即便做不到也会怀着希望等待的人,也还在这里吧。”

????凌茗转过身,抚上承诺的脸庞,四目相对,其实什么都没有变过。

????“想想,承诺。”

????千方和息空,同时收回,双唇混着泪水,交换真心。

????“我会等你,等到最后。”

????一刹那的闪烁,承诺张着火焰羽翼,独立在这天地之间,仿佛刚刚只是一场梦,他傻傻地陪自己玩了一会儿。

????才怪呢,这空间转移的痕迹,可是新鲜得很,刚刚一定有空间组来过;以及明明之前就看不到,必然是相当的训练和机遇触发的,还需要一定的清醒领悟;而且看现在的时间,和自己的感觉没有太大偏差,如果是发呆走神或者灌梦,时间和感觉上肯定不对;还有,虽然有时候做梦和打哈欠会流眼泪,但身心上的反应才不是这样…

????咦…

????突然注意到什么,空中的思考者匆忙来到自己窗边,收了羽翼,翻进房间,尴尬摸了摸头,在被子里挖了个洞钻了进去。

????夜色深沉,月大而亮。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94546/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