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青冥阁里传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今天也是滚筒洗衣机式睡法的承诺翻到床边惊醒、把快要掉下去的自己救回来的一天。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早上好)!”但是今天的塔…

????承诺设法使自己的双眼和精神避开那闪亮亮的月代头,虽说身为一个被捏脸系统捏出来的小帅哥,塔的颜值是必然能承受这月代头的,但是不论如何…还是少看为好。

????塔歪着脑袋看了承诺一会儿,把胸口处谜之滑开的衣服扯了回去后作出评价,“你嫌弃的举动真明显。”

????“嗯…”刚睡醒眼前还带滤镜的承诺不知道说什么好地自动鼓起了腮帮子肉,“那,今天也是一时兴起来叫早吗?”

????“不是哦,今天是值得被记录下来的、提醒你今天有安排的叫早。”

????塔秉承“话已至此半句多”的准则,霎时间消失了。

????承诺被吸引走的注意力这下慢慢分散到四面八方去,耳朵里隐隐传来一些楼下的动静,而后精神就飘荡了开来。

????“哇啊!”

????“pia,pia,pia!”

????“呜呜呜!”

????“pia,pia,pia!”

????这不是发生了什么家暴,这是向少牧在他自己开发的对战版暴打小人游戏里被白依吊打的现场。

????“啵。”

????“呃…”

????同时荡到三个精神屏障,身在杂货间的高闻、前门的朱邪赤心,和刚刚空间转移过来的凌茗,同时转头向承诺精神的来处,最后者即便抬脚朝楼上来。

????“早。”

????毫无反抗地主动用精神开了门,在凌茗走上来踢掉拖鞋钻进被子之际,再次毫无反抗地用精神摆正拖鞋,同时手上不停拍出了一只圆滚滚的靠枕,最后塞好她脚边的被子。

????这位愉悦地钻进自己男朋友捂了一夜的被子里的大小姐,享受着一条龙服务之余,把冰凉的手手伸进了承诺的衣领里面,冻得后者瞬间清醒并紧急调动元素组火种能力来做一个合格的活体暖手宝。

????“这个点说早,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凌茗看着突然变成准确恒温动物的承诺,抬手按了按有碍和谐统一的几根乱毛,按不下来选择放弃。

????心里面想着“我的良心活蹦乱跳”、知道一定会被感应到但是并不能控制自己刹那间想法的承诺,面对表情十分玩味的凌茗唯一能做的就是说,“会,很痛,中午好。”

????“嗯,中午好哦。”

????这是早上十点起床的承诺在床上进行的最后一段对话。

????“太叔吃过早饭了吗?”向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看向少牧的小人被暴打的朱邪赤心发去问候之际,承诺从昨天购入的六寸榴莲芝士蛋糕上切了块大的。

????“吃过啦,大概三小时前的事吧,再过个一小时也该吃午饭了。”朱邪赤心随意抬手,和出来找西红柿的饭点同道中人高闻打了个招呼。

????承诺感受着某四个人的要笑不笑,决定尽快吃掉自己的早餐和其他人步入同样的等饭阶段。

????“午后天争就会到那儿了。”

????“确定是哪儿了吗?”

????“筛来筛去,就是最后那三个地方了:市中心,全市最早开发、人口最密集之地,外贸港口、小学到大学、公司总部一应俱全,从那里觉醒的能力者也最多,天纬近20年唯一的具象专业通用组转化种就出自那里…”

????“不好意思,”向少牧举手打岔,“通用组转化种是能点石成金、化硅为铁的那种吗?”

????“是,不过十年前就因任务意外离世了。”

????“残念だ…”

????“…”

????“然后是岛中心,交通枢纽,全市人口第二密集、学校企业第二多之地,也就是你家附近,从那里觉醒的能力者数量亦庞大,比如现今世上唯一能力融合的能力者…”

????“这个名号听着很耳熟呢。”自从偷吃了一碗高闻拌好的土豆泥,向少牧的智商和记忆同步全面下降。

????“Hello,对,是我。”承诺抛去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最后啊,就是岛外辰台所在那个区的对岛临海一带,也是学校众多、居民众多,那边的小子,就是在那里觉醒的。”

????“我个人真的是很委屈。”向少牧表示认证而且勾起了充满感情的过去回忆。

????“岛内市政府那个区,两个地方,岛外辰台所在的区,一个地方。这三个地方以我们的能力是探不出个明明白白了,天争得要都走上一遍才行。”

????“哦,这样呀。”

????明确自己还走在信息前沿后,正在观察情况思考要不要再来一块的承诺,遭遇了午饭放饭员高闻无情地收碟子,并收到对方向新增脂肪发来的问候微笑。

????“嗯…”突然被剥夺食用权陷入无所事事状态,承诺只好把心里为午饭期间准备好的一个问题先行提上来,“对了,太叔来这一趟,就是来看看我们吗?”

????“我虽然活得太久多少更会虚耗时间,但这次不是。”朱邪赤心喝了这一泡生普的最后一杯,伸手从空间戒指里提出息空来,“承风说了息空会有指引,就必然是有,虽现在还不曾显现,我估计它早晚仍有关键作用,所以带来跟你们看看。”

????好的,进青冥阁至今一个小时过去才说正事,大约对于四百多岁的老人家来说,真的不算虚耗时间了。

????“息空到底如何指引,承风未曾同我说过,我们便只有一项项尝试。息空内部没有地图或什么别的讯息,这我早就清楚明白;即便是以承家血脉催动息空所有脉络,也都无所获。”朱邪赤心对剑,尤其是这把挚友所留之剑,研究已无比透彻,毋庸置疑;但有些谜题,确实不是博闻广识就必能解开的,“承风当年,是自然不知道如今有天争这号人物的,所以保不齐天争能直接越过息空这道坎,探得真正所在。怕就怕,那得神相助的规划太过强大,必须要息空指引。”

????“我私人主观以及暂时上帝视角地估计,通常在这种剧情下,息空是一定要出场才行的。”偷吃掉餐前小点的向少牧在染指正菜之一板栗烧鸡期间插话。

????“推一推吧。”和趴在餐桌上的向少牧不同、直接深入厨房品尝锅里菜的凌茗表示附议,也希望承诺动动脑子加快消化速度。

????“那,首先太祖即便对七代之力穷尽保护力量,也必然不会让后代找不到所在,说了息空将为指引,重点就一定在息空上。作为一把剑,它的套路肯定有限…”新新时代的新新人类承诺,脑子也就是一般好用,不比神才太祖,幸好这个时代给予了他一些辅助,“向少牧,枚举一下。”

????“得令。”白依补位供给板栗烧鸡,向少牧解放双手迅速开始工作。

????“呃是这样的,我念一念哈,”向少牧快速嚼嚼嚼然后清了清嗓子,“分为动、静两大种可能性。静的方面:1.信息雕刻在剑身上;2.信息藏在脉络里面催动即显;3.信息以前两种中任何一种方式存在但需要特定方法使之显现,比如,滴血、放水里、放火里等等。动的方面:1.随便舞剑;2.特定套路或地点、时间、人舞剑;3.与特定人或物产生碰撞接触;4.受某些环境剧变自行反应。”

????“老祖宗们都挺有想法的。”白依发表评论,同时吸入凌茗送过来的一勺肉末茄子。

????“这里有些方法,依照我对息空的探查和对承风性子的了解,是不会被应用的。然后啊,静的方面,半个月来可能的都试过了。舞剑也舞过了,接触…不会要伤人伤物的,环境剧变,这不太可能,除非息空指引到了,否则之前是不会发生什么剧变的。”朱邪赤心一项项排除了,场面再次尴尬。

????“不可能,不可能是我们想不到的。”如果这件事这么难,那七代之力完全可能让他们gg,而这绝不是承风希望看到的,他应该给予了充足的保障,让本代能够找到七代之力所在的。

????“如果怎么都试不出来,真正的方法一定的确很难,怎么才能保证后代一定能知道很难的办法?”

????“却又使此法避开外人探知。”这句话从炒出来的菜一直被偷吃的高闻口中说出来,不能更合适。

????“一个只有自家人才能从中得知信息的事物。”凌茗添了一勺虾酱油,与身旁的高闻异口同声。

????“宗祠。”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94546/221/